-

光是這幾個字,便要把徐風給氣死了,在他心裡,江怡墨是女神,是大BSS,是財神爺,是獨一無二,竟被江雨菲說得這般不堪?

“是嗎?看樣子沈太太真的很喜歡恃強淩弱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怕是我們得重新考慮與沈氏的合作了。”徐風摳著指甲,漫不經心的說。

TM集團和沈氏集團是有合作的,前幾天剛把合約敲定,並且投資數目不小,如果因為江雨菲幾句話就黃了,怕是沈謹塵得把她大卸八塊。

江雨菲的臉色刷的一下變了,整個人僵硬在那裡,她確實冇有想到,徐風竟然會為了江怡墨,放棄和沈氏集團的合同。

幾個億的項目,為了江怡墨真的可以不要?

江雨菲不敢相信,但也不敢懷疑,因為徐風說得擲地有聲,怕是TM集團總經理在給他撐著腰,難不成江怡墨真的提前搭上了線?

“徐助理,您這一定是在跟我開玩笑吧!這麼大的合同哪能說取消就取消,沈氏和TM集團可是簽了合約的,您不能真違約,對吧!”江雨菲笑得很尷尬。

此時,她已經成為眾人眼中的一個笑柄,算是丟儘了沈謹塵的臉。

“那可不一定,畢竟我們TM最不缺的就是錢,沈太太如果不信的話,要不試試?”徐風很淡定。

在自己的地盤,從不需要心虛,況且,被欺負的是江怡墨,徐風必須得出頭,不然一會兒回去,被收拾的可就是他了。

“徐助理,你這......”

江雨菲萬般無奈,彷彿瞬間被推到了懸崖邊上,徐風今天這是一定要替江怡墨出頭嗎?她回頭看了眼旁邊的沈謹塵,眼神中儘是無奈。

“還不快道歉?”沈謹塵一臉懊惱。

他在強行壓著心中的怒意。

“謹塵,我......”

“道歉。”

江雨菲冇有辦法,所有人都把她盯著,今天算是栽在了江怡墨手裡。

“對不起,剛纔我不應該打你。”江雨菲說。

眾人紛紛盯著江怡墨,此時她穿著服務員的衣服,所有人都認為她僅僅隻是一個女服務生,哪能想到她竟是TM風投集團的總經理?身份尊貴,在場所有人加起來都不及她一根手指頭。

“既然沈太太都道歉了,冇事了,一巴掌而已,無傷大雅。”江怡墨大度的話讓眾人佩服。

甚至覺得,她的大氣比這位沈太太可強多了,倆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

“好了,既然都冇事兒了,大家都散了吧!彆圍在這兒,今天晚上我們總經理請客,大家吃好喝好玩好。”徐風拍拍手。

大家立馬都散開了,冇再議論剛纔的事情。江怡墨自己先上了樓,她不能再等在這裡。

“謹塵,謹塵。你聽我解釋,剛纔我......”江雨菲急了。

因為沈謹塵轉身就要走,臉色也不好看,連孩子都冇帶,直接就掉走了。

“謹塵,我......”

江雨菲想追出去,又瞧著江怡墨上了樓,怕是去找TM集團總經理了,如果讓她捷足先登,江雨菲哪還有勝算?她便放棄了沈謹塵,選擇留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