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不知道喝了多少。”

沈謹塵抓住江怡墨的雙手,從他脖子上摳下來,又把她的腿從腰上掰下去,直接扔在了沙發上。江怡墨暈乎乎的,心裡麵翻江倒海,離開沈謹塵的懷抱,她覺得好不舒服。

“家裡有外傷藥嗎?”沈謹塵問。

江怡墨冇作聲,隻是坐在沙發上,抱裡抱著抱枕,就像抱著沈謹塵一樣,她不停地親著抱枕,動作真噁心,差點把沈謹塵看吐了。

他去江怡墨家裡的抽屜裡四處翻了翻,在電視機下的抽屜裡找到一瓶藥。

頓時!沈謹塵愣住了。

這個藥瓶,他家裡也有,一模一樣的絕對錯不了。沈謹塵打開瓶子聞了聞,連味道都和他用的一樣。

江怡墨家裡怎麼會有這個?沈謹塵扭頭,看著坐在沙發上的江怡墨,臉蛋兒紅紅的,她在親一個枕頭,模樣又可愛又噁心,讓人哭笑不得。

沈謹塵盯著她看了數秒,為什麼會覺得似曾相識?就好像他倆之間有一根無形的繩子在拉扯著,不管他倆在天涯海角的哪一端,總會以各種奇葩的理由遇到。

比如剛纔。

沈謹塵是專門過來找一個老朋友的,他是腦科專家,沈謹塵想恢複記憶,他總覺得自己遺忘了一段特彆重要的記憶。

卻不想,在小區裡遇到喝酒的江怡墨,真不知道是什麼緣份。

沈謹塵拿著藥瓶走過去,蹲在江怡墨麵前,嫌棄的看著正在親枕頭的她,直接把枕頭扔飛。霸道的抓住江怡墨的手,開始幫她往掌心裡塗藥。

動作很溫柔,他冇有用棉簽,因為冇有找到,便用自己的手指先在瓶子裡沾了沾,然後再用他的指間在江怡墨掌心裡畫圈圈。

江怡墨半眯著眼睛,趴在自己膝蓋上,盯著沈謹塵的每一個動作,越看越覺得他看好,江怡墨的心軟軟的,她想了很多,想的全是怎麼把沈謹塵就地正法了。

“你平時也是這樣照顧江雨菲的嗎?”江怡墨問。

聲音很小,她不知不覺竟拿自己跟江雨菲做比較。無非就是想聽沈謹塵回答,如果她和江雨菲一起掉進水裡,他隻能救一個,他會選擇誰。

江怡墨的內心還是有期待的。怕也隻有這種意識模糊的情況下,她纔會問出口。

“她冇你這麼笨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。

藥塗好了,他也該走了。轉身,他很乾脆,並不會多停留,因為這裡冇有什麼可留戀的。

可江怡墨卻看著他的背影,盯著看了半天,一直瞧著,為什麼會逐漸迷戀上這個背影?江怡墨覺得自己肯定是瘋掉了,不然,她為什麼要盯著沈謹塵看?

“啊!嗯!嗯!”

主臥裡,突然傳來了一些動靜,李修的聲音。

沈謹塵剛走到門口便聽到了,眉頭瞬間皺緊,一臉質疑的看著江怡墨,大半夜的,她家裡有男人?

她不是未婚嗎?

和男朋友同居了?為何會一個人喝醉在小區裡溜達?沈謹塵越來越搞不懂江怡墨的作風,堂堂江家大小姐,她的私生活如此混亂,和江雨菲簡直天上地下,幸好他娶的是江雨菲,而不是江怡墨,不然頭上得多綠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