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不用幫忙,安心當沈太太就可以。”沈謹塵說。

“老公是在小看我嗎?還是覺得,如果我去公司的話,一定會搞砸?人家以前學的可是工商管理,纔不會呢!老公,要不你讓我去公司試試好不好?我想幫你分擔。”江雨菲說。

以前,江雨菲就想進沈氏集團,但冇有機會,沈謹塵不會讓她進去,她隻能折騰江氏集團。前段時間被沈謹塵禁足,江氏集團也去不成了,江雨菲很不甘心。

一個女人,如果冇有事業做支撐的話,萬一身邊的男人不要你了,就真的一無所有。現在沈謹塵失憶了,是她翻身的最好機會。

“上班很累,不適合你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並不希望自己的老婆天天去上班,沈家也從來不缺錢,他不能虧欠自己老婆。

“我不怕,隻要每天都能跟老公在一起,我就覺得超幸福。”江雨菲乖乖的依在沈謹塵懷裡,勾住他的脖子,好乖巧的模樣。

“真想去?”沈謹塵問。

“嗯。”

“正好,市場部的經理離職了,你去吧!”沈謹塵同意了。

“老公,你真好,愛你喲!”江雨菲一口親在沈謹塵的臉上,很奔放,她喜歡被男人捧在掌心的感覺。

“對了,問你個事。以前我和江怡墨熟嗎?”沈謹塵的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。

他想到剛纔在江怡墨家裡的那個藥瓶,百分之百確定,肯定是自己的。但為何會出現在江怡墨家裡?沈謹塵一點想不起來。

“怎麼突然提到她?”江雨菲的臉色也變了。

這麼晚纔回家,難道他是去見江怡墨了嗎?江雨菲每天都在提防,拚了命的對沈謹塵好,難道他還是要往江怡墨懷裡鑽嗎?

那個女人,長得瘦不拉嘰的,除了一張娃娃臉讓人覺得天然無公害之外,她哪裡好了?

“也冇什麼,隻是隨便問問。”沈謹塵雲淡風輕地。

他想弄清楚江怡墨家裡的藥瓶是怎麼回事。

“哦,其實你跟姐姐的關係一般,因為平時你倆基本上不接觸,而且我姐姐五年前去了國外,也是前不久纔回來的,你平時那麼忙,哪有機會見她,基本上冇有交集。”江雨菲解釋。

也不知道沈謹塵信不信。

“嗯。”沈謹塵點頭。

“老公,你還累嗎?”江雨菲乖乖的依著自己男人,聲音嗲嗲地。

“不累。”沈謹塵誠實回答。

“我也睡不著,老公,你等我一下。”江雨菲跑上了樓。

她換了套衣服下來,很迷人,是專門辦事的時候穿的,可以迷倒一大片男人,至於沈謹塵嘛!她不確定,但可以試試。

她輕飄飄的走過來,再次坐在他腿上,身材極好的她讓人想流鼻血。

“老公,我今天在家無聊,就看了些片子,學到了很多東西,一會兒我表演給你看,好不好呀!”江雨菲輕聲地在沈謹塵耳邊說著。

為了拿下沈謹塵,不讓他厭煩自己,江雨菲也真的是拚了,什麼東西都得去學,連夫妻之間的事情都去學習了,看片子看了很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