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隻是發表自己的意見,反正江大BOSS哪次會聽他的?

不過打人——就彆了吧!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。

“去不去?”江怡墨瞪著徐風。

要造反了是不是?

連她的話都不聽了?還敢幫沈謹塵說話?找死。江怡墨直接舉起桌子上的茶杯,剛倒的開水,她不介意幫徐風好好清醒清醒。

“我去,我去,馬上就去。”徐風嚇得拔腿就跑。

拜托!他不想破相好麼?以江大BOSS的脾氣,拿開水給他洗臉是絕對乾得出來的。

傍晚!

下班後!江怡墨便帶著徐風還有幾個打手開車去堵沈謹塵。

晚上沈謹塵有個應酬,徐風提前知道了他的路線,在他應酬完過後,回家的半道上,把沈謹塵攔下來,然後爆打一頓,就算是完成任務了。

現在!

晚上十點半!

“不是說十點左右就會從這裡路過嗎?人呢?沈謹塵人呢?”江怡墨根本不想生氣。

問題是徐風這辦事效率也忒低了。還有她身上這夜行衣,從頭到腳都是黑的,如果換成紅色那她就成蜘蛛俠了,頭上還戴了個黑色頭套,她現在直接可以去搶劫好嗎?

江怡墨都快憋壞了,結果沈謹塵不按套路出牌,竟然現在也不出現?

“江總,你彆著急,應該馬上就來了,再等等,等等,嘿嘿!”徐風笑得很尷尬。

徐風頭上也戴了頭套,就是怕一會兒動手被沈謹塵認出來,隻露了兩個眼睛在外麵,看起來特彆滑稽。

“同樣的話你說了N次了,能不能靠譜一點?我警告你,一會兒揍不成沈謹塵,我直接把你揍了。”江怡墨舉起手裡的棒子,眼看要落在徐風頭上。

徐風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“江總,來了。”徐風戰戰兢兢。

他真的快被江怡墨搞死了。

“喂,什麼情況?”

“啊!怎麼會這樣?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你們繼續盯著。”

“......”

徐風尷尬的望著江怡墨,他有種不好的預感,接下來他可能要被江怡墨打殘。

“江總——出了點小情況,沈謹塵可能不走這兒了,你下手的時候輕點兒,千萬彆打臉,嘿嘿,好歹同事一場嘛!”

徐風蹲在車裡,乖乖抱著,真的好怕怕。

“好得很,我看你確實是找打。”江怡墨一咬牙,直接把棒子舉了起來。

“沈謹塵去醫院了。飯局吃到一半,急急忙忙走掉了。”徐風喊了一嗓子。

他就是想掙紮一下嘛!他纔不想被自家BOSS打成豬頭。

江怡墨的手停在空中。

“醫院?他好端端的去醫院做什麼?難不成是應酬的時候喝得胃出血了?”江怡墨的手又舉了一下。

她嚴重懷疑徐風為了不捱打,故意找理由搪塞她。真當她江怡墨是被騙大的?拜托,她雙商很高好不好?

“不是的,聽說是朵朵突然暈倒,住院了,沈謹塵接到電話,直接就跑了,連合同都沒簽,幾個億的項目都不談了。”徐風弱弱的把頭抬了起來。

幾個億的項目都不談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