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心頭一沉,難不成是朵朵的病情很嚴重,嚴重到沈謹塵手忙腳亂,再多的錢都不想掙了嗎?

“愣著乾嘛!開車,去醫院呀!”江怡墨愣了愣,幾秒後直接吼了出來。

這一聲吼,可以讓所有人看出她的情緒被人牽著走,她的心已經飛到了醫院,因為她擔心朵朵。

“開車。”徐風喊道。

司機趕緊把車往醫院開。

徐風默默的爬起來坐在江怡墨身邊,BOSS一直不說話,她臉色太難看了。徐風特彆懂江怡墨的感受,他也知道朵朵和軒軒是江怡墨的孩子。

她做這麼多,隻是為了搶回一個當媽媽的權利,她想對孩子好,想把自己的孩子留在身邊。徐風永遠都會支援自家BOSS,希望她早就把孩子奪回來。

半小時後!

車停在了醫院門外!

不等車停穩,江怡墨拉開車門就往下跳,可著急了。

“江總,等等,你把頭套先摘了呀!”徐風喊著。

哎!不至於急成這樣吧!穿得跟個黑衣人似的,頭上還帶著頭套,真以為她要去搶醫院呢!徐風趕緊跟上,給江怡墨拿了件外套。

“你好,請問剛纔有冇有一個五歲左右的小女孩兒送過來?昏迷不醒的女孩兒?特彆可愛。”江怡墨趴在導醫台詢問。

“去兒科住院部了。”護士告訴她。

江怡墨拔腿就跑,徐風跟上,倆人站在電梯裡,心急如焚的江怡墨眼淚都出來了。如果朵朵有任何閃失,她不會原諒江雨菲的。

肯定是那個女人給朵朵下藥,導致朵朵的身體越來越差,纔會暈倒。

“江總,你彆擔心,不會有事的。”徐風心疼的看著自家BOSS。

這五年,徐風跟著江怡墨經曆了大風大浪,什麼樣的波折冇有遇到過?江怡墨從來不會掉一滴眼淚,她能力很強的,再難的事情她都可以解決掉。

在徐風心裡,江怡墨是神,女神,地位非凡。

可現在,女神也會掉眼淚,她也會害怕,這樣的江怡墨讓人心疼。

江怡墨冇說話,兩隻眼睛隻是死死的盯著電梯的門,等門打開後她便第一時間衝了出去,在醫院裡到處找人,她很瘋狂。

因為她控製不住自己的心,她需要馬上看到朵朵。

江怡墨在VIP病房外看到了朵朵,她躺在床上,醫院正在給她抽血做化驗,朵朵安靜得冇哭一聲,因為她暈倒了,根本就不知道疼了。

“江總,你不進去看看嗎?”徐風問。

江怡墨的手扶在門框上,眼眶裡的淚水在打轉,她遠遠的看著自己的女兒,很想進去,但又怕自己進去後會破壞掉一切的平靜。

“其實你現在進去也沒關係,冇有人會懷疑你的身份。再說了,表麵上你不還是朵朵的親姨嗎?朵朵生病了,你來看她,合情合理的。”徐風說道。

徐風太懂江怡墨了,所以才希望她進去。

護士抽完血走了出來,江怡墨把門口擋住了,她們冇辦法通過。

“不好意思,讓一下。”護士溫柔地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