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哦。”江怡墨趕緊讓開。

病房裡的江雨菲和沈謹塵都看到了江怡墨,自然是詫異的,大晚上江怡墨出現在這裡,冇有合情合理的理由,根本就解釋不通。

“姐姐?你怎麼來了?”江雨菲喊道。

江雨菲自然是在猜測,難不成江怡墨有千裡眼?還是她早就盯上了沈家的一舉一動,朵朵剛出事兒,她就過來了?就這麼牽腸掛肚的想著朵朵嗎?

江雨菲臉上掛著擔心,心裡可痛快著,朵朵的身體越來越糟糕,可都是江雨菲的功勞。

她說過的,報複不是江怡墨,她就要把心頭的怒意發泄在孩子身上,一個不會說話的可憐蟲,用她來當出氣筒,再合適不過了。

行!既然都被髮現了,那江怡墨就走進去瞧瞧唄!本來她也想進去看看。

“剛好路過,朵朵這是怎麼了?”江怡墨站在床頭,兩隻眼睛裡隻有朵朵,她的心都要碎掉了。

朵朵臉色很蒼白,她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特彆嚇人。這麼好的小可憐,卻要躺在醫院裡,江怡墨的心能不疼嗎?

“在家玩得好好的,突然就暈倒了。”江雨菲說著,眼淚直往下落。

她依在沈謹塵的臂膀上,哭得好傷心。

“對不起謹塵,都怪我,是我冇有照顧好朵朵,是我的錯,對不起。”江雨菲哭得傷心欲絕。

哭戲真是厲害,竟然毫無破綻。

“不是你的錯,我怎麼會怪你呢,嗯?”沈謹塵溫柔地摟著自己老婆。

“朵朵一定會冇事的,她聰明可愛又善良,平時連隻螞蟻都捨不得踩,她肯定不會有的事,對嗎?”江雨菲看著老公,她哭得好難過呀!

“有我在,不會有事的。”沈謹塵摟著江雨菲。

嘔!!

江怡墨差點看吐了。能彆這麼虛偽嗎?如果不是江雨菲乾的好事,朵朵會這樣?如果朵朵真有個三長兩短的,江怡墨一定會把江雨菲跺成一塊塊的去喂狗。

醫生拿著檢查單走了進來,步伐很著急。

“小姑娘有嚴重的貧血,現在需要給她輸血,你們家屬誰是熊貓血?”醫生問道。

稀缺的血型,醫院血庫裡麵也冇有,所以,隻能看爸媽誰是了。

顯然,江雨菲不是。

沈謹塵搖頭,他是A型血,根本就不是什麼稀缺的血型。

“菲菲,你是什麼血型?”沈謹塵問。

他覺得,自己不是,江雨菲肯定會是,孩子可是她生的,朵朵肯定是受了她的遺傳。

“我不知道,冇有查過。”江雨菲在緊張。

她知道自己的血型是B型血,根本就不是什麼熊貓血,可現在朵朵需要輸血,她和沈謹塵都不是,會不會引起懷疑呀!

偏偏江怡墨又恰好在這裡,怎麼會這麼巧呢?

“馬上查,朵朵不能等。”沈謹塵霸氣地說道。

他很著急,自己的寶貝女兒,他不疼誰疼?

江雨菲跟著護士去抽血了,病房裡隻有江怡墨和沈謹塵站在床頭,他倆絕對是最關心朵朵的。

“要不我去也化驗個血吧!”江怡墨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