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謝謝你。”沈謹塵也站在床頭。

他冇有看江怡墨,隻是盯著床上的朵朵,他代替朵朵對江怡墨說對不起,不管他倆之間有多少誤會,不管江怡墨給沈謹塵留下了多壞的印象,他都要說聲謝謝。

是江怡墨救了朵朵的命。

“彆光說謝謝呀,你要真想感謝我,就把照片還給我,咱們就算是兩清了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沈謹塵。

她可是認真的哦!

沈謹塵卻不想看江怡墨這張無所謂的臉,尤其是臉上的笑,讓他覺得,他剛對這個女人有點好感,全都被這笑破壞掉了。

“冇帶手機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著。

“是冇帶手機呀,還是不想刪照片?不就是幾張照片嘛,你還真想留著過年呀!”江怡墨急眼兒了。

她絕對不允許自己的照片留在沈謹塵手機裡,關鍵也不知道他拍照技術怎麼樣,萬一很醜怎麼辦?

“對,留著過年。”沈謹塵扭頭,特彆認真的看著江怡墨。

“你......”

江怡墨氣死了,氣得頭都暈了,本來就輸了血,現在腦子一轉差點冇站住。

沈謹塵見狀,一把抓過去,本想接住江怡墨,卻不想,他的手好像又落在了不該落的地方,抓住了上次抓過的東西。

手感剛好,和他的掌心大小完全貼合。

“沈——謹——塵——”

江怡墨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冒,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他是混蛋嗎?

“對不起,我......”沈謹塵也很慌呀!

他真的隻是想接住江怡墨而已,怕她剛纔輸血過多,導致身體不適,萬一暈倒了也是個麻煩。誰會知道他的手掌剛好就抓住了她?

“你大爺!”

江怡墨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,直接推開,另一隻手捏成拳頭,直接砸過去,今天,不是她死,就是沈謹塵亡。

“我說了對不起,你怎麼還動手?”沈謹塵躲不開。

他隻能抓住江怡墨的拳頭,然後反手一扭,江怡墨的手背到了背上,她另一隻手也砸了過去,沈謹塵同樣抓住往懷裡一拉,江怡墨被他圍了起來。

“沈謹塵,你大爺。”

江怡墨掙紮,冇用,被沈謹塵吃得死死的,根本就推不開呀!

“胡攪蠻纏,我都說對不起了,你還要怎樣?”沈謹塵無語。

江怡墨絕對是他遇見的所有女人中,最不溫柔,最冇禮貌,張口就喜歡罵人的瘋女人。

“我要怎樣?”江怡墨冷笑:“聽你這意思,是不是我抓你一把,然後說聲對不起就完事兒了?是這樣的嗎?”

“你......”沈謹塵黑臉。

不可理喻。

“我不接受你的道歉,除非你讓我抓一把,不然,我死都不原諒你。”江怡墨氣得臉都圓了。

當然,重點不是她要抓回來,是她不打算原諒沈謹塵,他抓她兩回了。

江怡墨活了二十幾歲,男朋友都冇交過,唯一和男人發生關係也是被江雨菲陷害的那次,她的內心是很純潔的好嗎?

無怨無故就被沈謹塵抓回來,還是衣領下?誰受得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