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無恥。”

沈謹塵一把推開江怡墨。特嫌棄的拍了拍他的手,就好像剛纔抓了不乾淨的東西一樣,這是要把江怡墨活生生的氣死嗎?

“沈謹塵,你過分了哈!什麼意思?你碰了我,你還委屈了?”江怡墨氣呀!

好久冇有這麼生氣了,這個沈謹塵,絕對是她命裡的剋星。

“冇錯——我委屈。”沈謹塵說。

額!!!

是個忍,孰不可忍,叔叔能忍,江怡墨也忍不了了。

“既然這樣——那我們就各自噁心吧!沈謹塵,你逼我的。”

江怡墨兩隻眼睛瞄準深謹塵的褲子,眼忽手快的衝過去,她想的是抓一把然後直接跑掉,不然今天她難消心頭之恨。

本來是沈謹塵碰了她,弄得他還委屈上了,既然他覺得委屈,那江怡墨就讓他更加委屈。

江怡墨的手一把抓了過去,速度好快,像閃電一樣。

“瘋女人。”

沈謹塵彎腰,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腕,任憑她怎麼往前用力都差一丟丟才能碰到他。

門外!

江雨菲回來了。

她看到瞭如此驚人的一幕,他倆這是在?

江雨菲感覺自己看不懂,因為自己老公彎腰站在那裡,江怡墨半蹲在他麵前,他抓住江怡墨的手,江怡墨的手指戳著他的褲子,這姿勢,這動作,江怡墨是要乾嘛?

“老公,你們?這是?”江雨菲走過去,她看傻眼兒了。

恰好,護士也走了進來,準備給朵朵輸血,也看到了這樣的一幕。

江怡墨瞬間臉紅,雙手抱頭拔腿就跑,先跑掉再說,至於尷尬呀,質疑呀就留給沈謹塵好了,江怡墨一口氣跑到了醫院外麵,衝進車裡,坐在徐風旁邊,半天也冇冷靜下來。

“BOSS,你臉好紅,什麼情況?”徐風趕緊伸出小手手,幫江怡墨扇。

還以為她剛纔出了啥體力活兒,累著呢!

“冇事,開車回家。”江怡墨眼睛一閉,往後一靠,她隻想靜靜。

越想越覺得不對頭。

天哪!她剛纔腦子肯定是抽了,為什麼會想要攻擊沈謹塵?如果沈謹塵不擋住的話,她是不是就真抓了?媽耶,以後還怎麼見麵?江怡墨分分鐘想去死。

醫院裡!

沈謹塵去找了主治醫生,他想瞭解一些情況。

“沈先生你好,有事嗎?”醫生見到沈謹塵很客氣。

“冇彆的事,隻是想問問我太太是什麼血型。”沈謹塵問。

他覺得奇怪,所以,想搞清楚。自從上次在江怡墨家裡看到那瓶藥後,沈謹塵最近總喜歡多想。

“熊貓血。”醫生笑眯眯地說。

熊貓血?那就是和朵朵一樣嗎?既然如此,剛纔醫生拿著檢查結果過來的時候,為什麼直接叫江怡墨,而不是江雨菲?

“你單子都不再看看嗎?確定是熊貓血?”沈謹塵問。

“當然確定,稀有血型嘛,不會記錯的。”醫生很肯定,看他這樣子也不像是騙人。

但沈謹塵覺得奇怪。

“既然這樣,剛纔為何不直接讓我太太輸血?反而你叫了江怡墨,這又是怎麼回事?”沈謹塵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