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為什麼輸血的不是我太太,而是江怡墨?她倆的血型不是都一樣嗎?”沈謹塵問道。

他覺得奇怪。

醫生笑了笑。

“哦,是這樣的。你太太雖然也是同樣血型,確實是可以輸血。不過她也有嚴重的貧血,如果輸血的話對身體虧損會比較大。江怡墨身體健康,她更適合。”醫生說。

江雨菲有嚴重的貧血?

“我太太有貧血,所以纔會遺傳給我女兒嗎?”沈謹塵問。

他竟不知道江雨菲有嚴重的貧血,難怪平時看她柔柔弱弱的。

“是的。”醫生點頭。

沈謹塵從醫生辦公室裡走出來,臉色不太好看。回到病房後,他的心情更是複雜。

“老公,你怎麼了?”江雨菲走過來。

她在緊張,因為她知道剛纔他去了醫生辦公室,他肯定是去打聽了。

“冇事。”沈謹塵主動摟住她。

以後,他該對江雨菲好點。

“放心吧,朵朵不會有事的。”江雨菲乖乖依在沈謹塵懷裡,嘴角微微上揚,她很開心,因為沈謹塵主動抱她。

這就說明,她在他心裡的位置越來越重要了。

**

江怡墨的車停在了小區樓下!

徐風幫她拉開車門。

“江總,你還好吧!

徐風感覺自家BOSS的臉色不好看,從醫院跑出來時,她臉蛋很紅,像是害羞,但徐風覺得以他家BOSS臉皮厚的情況來看,她不可能會害羞。

現在臉白得跟紙一樣,一陣風都能颳倒似的,徐風很擔心。

“我冇事。對了,你去幫我做件事情。”江怡墨在徐風耳邊說道。

該她出手的時候了,江怡墨必須要保護好自己的孩子。

“啊!江總——這不好吧!”徐風內心很崩潰。

為什麼最近江大BOSS給他安排的任務都與工作無關?感覺長時間下去,他可能會被坑死,指不定哪天就進去了。

“讓你去就去,哪那麼多的廢話?二十四小時內必須搞定,否則,我送你飛機票,嗯哼!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晃晃悠悠的上了樓。

徐風好怕怕喲!BOSS動不動就要送他飛機票,他根本就不喜歡坐飛機好麼?

咚!咚!咚!

江怡墨在敲門。

李修剛拉開門,就看到江怡墨向他撲了過來,還以為是她迫不及待想跟他做事情,李修激動得一把摟住江怡墨,這才發現不對勁兒,她身上冇有一絲的力氣,嘴唇都是白的。

“怎麼了?小墨。”李修扶著江怡墨,躺在沙發上。

“冇事,頭有些暈,你幫我衝杯紅糖水。”江怡墨有氣無力的說道。

有嚴重貧血的人是江怡墨,並不是江雨菲。現在她看啥都在打暈,就連李修都是倒過來的。都開始產生幻覺了,嗬嗬!

“來,小墨,你慢點兒,有些燙。”李修雙手捧著瓶子。

特彆緊張的看著江怡墨,不知道她怎麼弄的,大晚上不回家,回來就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。江怡墨可是李修的搖錢樹,絕對不能出事兒呀,不然他上哪去月入五十萬?

江怡墨一口喝光,無力的躺在沙發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