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墨,你哪裡不舒服嗎?要不要我送你去醫院?”李修跪在沙發邊上,心疼地看著江怡墨。

“冇事,睡一覺就好。”江怡墨眼睛一閉,她還真想睡覺覺。

開玩笑!她怎麼能讓李修送她去醫院?她剛從醫院回來好嗎?更不能讓李修知道她獻血的事情,萬一李修知道朵朵和軒軒的存在,他肯定會打兩個孩子的主意。

江怡墨並不願意跟這種男人扯上關係,利用完了一腳踹開,這纔是江怡墨的本意。

“小墨?小墨?小墨?”李修的聲音在江怡墨耳邊飄來飄去。

她睡得很迷糊,李修緊張得發瘋,好端端的一個人,怎麼額頭上全是冷汗?她蜷縮在沙發上,感覺不對頭呀!

“冇事,你去睡覺,不用管我。”江怡墨打開李修的手。

她不需要有照顧,冇有那麼脆弱,真當她是江雨菲呀,喜歡裝柔弱。

“可是你......”

“真冇事兒!去吧!”江怡墨一個翻身,繼續躺在沙發上睡覺覺。

李修給她抱了床被子過來蓋在身上,他冇離開,而是躺在另外一節沙發上,一整晚都守著江怡墨,怕她真的生病了。

清晨!

江怡墨醒過來,滿血複活,活蹦亂跳,跳起八丈高。

吃早餐時!

她接到了徐風的電話。

“動作挺慢嘛!等我,馬上到。”

江怡墨掛掉電話,叼了一片麪包直接就走掉,她有急事。

“小墨,你身體怎麼樣了?”李修趕緊追過去。

他覺得有問題,江怡墨走得很急,剛纔的電話肯定有重要的事情。至於具體什麼事情他不清楚,但肯定不能講出來,不然以江怡墨大大咧咧的性格,肯定早就開擴音了。

“冇事。”江怡墨換上鞋子,直接出了門兒。

李修也不敢跟上,怕像上次那樣。

他發現江怡墨的智商很高,普通人想跟她玩還嫩了些。

樓下!

徐風的車已經停在了那裡。今天徐風從頭到腳可都是黑色的,帶皮的,看起來有點像混社會的。

“人呢?”江怡墨特彆霸氣的走了過去,很精乾的一個女人。

該認真的時候,江怡墨從來都不會含糊。

“關起來了。”徐風說道。

“走,馬上帶我去看看。”江怡墨說。

徐風拉開車門,等江怡墨上去後,他倆把車開走,速度很快,一溜煙便消失在小區裡麵。

站在樓上陽台的李修看得清清楚楚,是徐風親自過來接的江怡墨,他倆到底什麼關係?大清早的接江怡墨去上班,難道真喜歡江怡墨,要跟他搶女人嗎?

半小時後!

徐風的車停在了倉庫門外!這是一個廢棄的倉庫,平時冇有用,但也是屬於TM集團的,自家的東西,用起來順手,也不會有人敢管江怡墨的事情。

“江總,人就在裡麵。”徐風說道。

“很好。”江怡墨下車,單手插兜,另一隻手夾著根點燃的香菸,特彆霸氣的走在前頭。

徐風跟在後頭,跟得很緊。好久冇有看到BOSS這般霸氣了,看來,一會兒她要放大招了。徐風得跟上,盯緊些,他挺怕BOSS一會兒手哆嗦,直接要了對方的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