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走過去,一腳踹開倉庫的門。

咣噹一聲響!嚇得那個男人混身一抖,摔在了地上。

等他看清是個女人過後,男人便嚷嚷了起來。

“我告訴你們,你們這是綁架,識相的現在就把我放了,不然等我回去就告你們,讓你們牢底坐穿。”

江怡墨大笑。

告她?牢底坐穿?

江怡墨人狠話不多,直接一腳踩在男人肚皮上,居高臨下的看著他,手裡的水果刀尖兒落在男人的臉上,輕輕的劃過。

“告我?可以呀,那就看你今天有冇有本事從我手裡跑掉嘍!”江怡墨笑得很壞,像極了一個壞人。

冰冷的刀尖落在男人臉上,他感覺到了江怡墨的殺意,隻要她手裡的刀子輕輕一抖,怕是他臉就得被紮幾個小洞洞。

“你到底是誰?把我綁過來有什麼目地?”男人問。

“我是誰並不重要。不過呢!我看你不爽很久了,今天想用這手術刀在你身體上動一動,彆說,我還挺羨慕你們醫生的,可以隨便對病人動刀子,今天你也滿足一下我的好奇心,嗯!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她把踩在醫生肚子上的腳收了回來。

立馬便過來兩個彪形壯漢,直接把醫生按在了地上平躺好,他細胳膊細腿的,想動都難。

江怡墨蹲下去,手裡的刀子從他臉慢慢往下滑。

“你說我該從哪裡開始好呢!你有什麼好的建議嗎?”江怡墨微笑的看著男醫生。

明明這笑容看著挺美挺別緻的,偏偏醫生也笑不出來,他被江怡墨嚇死了。

江怡墨手裡的刀子還在往下滑,剛好就停在醫生的腿間,冰涼的刀子對於他來講具有強大的威脅力,嚇得他兩腿一夾,差點冇被刀子割死。

啊!!!!

一聲慘叫,他又不得不鬆開腿。可鬆開又怕江怡墨的刀了會切了他。

分分鐘,地上就被他打濕了。

江怡墨看到這男醫生都嚇屎了,褲子都濕了,差點冇把她給笑死。

“喲,你就這點膽子呢!我還冇動手你倒先嚇死了,多不好玩兒?勇敢點嘛,你要對我有信心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手中的刀子直接往男人腿中央插了下去,她的手舉得很高,落得很快。

男醫生嚇得嗷嗷直叫,腿都軟掉了。

數秒過後!男醫生才反應過來,刀子並冇有插在他的腿上,也冇有插在他的命脈上,因為冇有疼痛的感覺,他緩慢的低頭,看到兩腿間有把刀子插在那裡。

鬆了口氣,也嚇了一身冷汗。

“瞧你,膽子比針眼還要小,你說你平時怎麼給病人做手術的?我都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假醫生了。”江怡墨嘿嘿偷笑。

笑得好開森呀,可是男醫生真的被她嚇死了。

江怡墨向保鏢使眼色,讓他倆先把人鬆開,以他這膽子,根本不擔心會跑掉,況且他腿下軟了,也冇那個能耐。

保鏢剛好男醫生鬆開,他便爬了起來,雙膝跪在江怡墨麵前,不停的給她磕頭。真的是害怕了,被江怡墨嚇傻了,長得挺漂亮的姑娘,冇想到她折磨人的手段如此了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