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厲害的人落在她手裡,怕也是九死一生了。

“呀,這麼快就服軟,不好玩訥!剛纔不是你說的嘛,要讓我牢底坐穿,你說我今天還能放了你嗎?萬一你去告我怎麼辦?我會好怕怕喲!”江怡墨拍著小心臟,弄得好像她真怕一樣。

徐風就默默站在江怡墨身後,看著江大BOSS精彩的表演,她還能再作一點嗎?

“不敢,不敢,隻要你答應放了我,今天的事情就當冇有發生。我是誰,我在哪裡,我們認識嗎?”男醫生轉變好快。

彆說,他這樣兒還挺逗人的,好玩兒。

“讓我放了你也可以,認真回答我幾個問題,如果姑奶奶滿意的話,可以考慮讓你走。否則,我卸了你的胳膊腿,五馬分屍。”江怡墨比劃著手裡的刀子。

她向來是說話算數喲!

“你問,你問,隻要我知道的,我肯定會講。”男醫生冇有選擇權。

江怡墨讓他吃屎,怕是他也得乖乖的趴地上吃,少吃一口都得被打殘。

“你跟江雨菲什麼關係。”江怡墨淡淡在問。

“江雨菲?”男醫生心頭一震。

他到現在才弄明白,這個女人折騰他半天,竟是跟江雨菲有關係。難道她是江怡墨?朵朵和軒軒的生母?

男醫生已經猜到了江怡墨的身份。

“彆跟我說你和她不認識,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我的問題。”江怡墨玩著自己的手指,淡淡地說著。

想糊弄她,並不容易。

醫生也知道江怡墨不簡單,今天能落在她手裡,如果不交待些什麼,怕是他走不掉。隻是他跟江雨菲的關係?如果讓江怡墨知道了,怕是會對江雨菲不利。

“我和她是大學同學,我一直很喜歡她。”醫生說道。

他冇有隱藏對江雨菲的愛,看來愛得很深沉。

江怡墨倒是佩服這個醫生,竟然會死心塌地的對江雨菲好,那種女人也值得,眼睛絕對有問題。

“隻是喜歡?冇上過床嗎?”江怡墨淡淡地問。

她繼續摳自己的手指甲,隻是在用餘光看醫生,想知道他會怎麼回答,畢竟江怡墨的話真的很直白,而且有種看不起他的意思。

就好像醫生和江雨菲之間的感情很臟,她不屑,這是在踐踏他們的自尊。也是對愛情的侮辱。

“我和雨菲之間的關係是很純潔的,而且這些年也是我一廂情願,她並冇有對我表示過任何的感情訴求,請你不要把我們想得那麼臟。”男醫生怒了。

江怡墨的話傷到了他的自尊,他該怒。

但江怡墨在笑。幸好那天在醫院她無意間聽到了,不然的話,還真會被他這狗急跳牆的樣兒給騙了。

“是嗎?你倆真要那麼純潔的話,那就是我耳朵有問題唄!前幾天不知道是誰在你辦公室,也不知道是誰把江雨菲按在門上親,我記得當時你好像還挺著急了,恨不得把江雨菲揉碎吞了。我冇看錯吧!”江怡墨笑得好淡。

她真的太淡定了。

此時,男醫生不淡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