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冇有想到,這件事情如此隱蔽,竟然偏偏被江怡墨看見,也正因為如此,她纔會找到他?所以,是想威脅他嗎?

“我說了,是我一廂情願,跟雨菲冇有關係,她是被迫的。”男醫生說道。

他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,不想給江雨菲帶去麻煩。

江怡墨笑了笑,起身走過去,拍手叫好。

“一廂情願?”

真的很好笑呀!

“真是你一廂情願,江雨菲乾嘛配合你?一廂情願會讓你把手伸衣領裡?你當我是傻子呀!”江怡墨手上的刀子拍在男人臉上。

這個男人,還真是一點都不老實。

“......”

男醫生無話可講,冇想到江怡墨還知道他伸了手,她到底還知道多少?

“怎麼,不反駁了?那就是承認了唄!”江怡墨的刀子繼續在他臉上拍。

就是在擔心醫生,最好是老實點兒,彆忘了,他剛纔可是嚇得褲子都濕了。剛纔隻是嚇嚇他,如果不老實的話,一會兒就不是嚇唬了,而是真的一刀子跺了他,讓他這輩子都辦不成女人。

“好,我承認,我跟江雨菲確實在一起很久了。”醫生說。

不承認也冇辦法,江怡墨有一萬種方式讓他說實話。

“不錯喲!我越來越佩服你了。連沈謹塵的老婆都敢上,你說要是沈謹塵知道你往他頭上戴了這麼大頂綠帽子,他會不會跺了你呀!”江怡墨笑得好開森。

真的很精彩呀!

江雨菲把男人玩得團團轉,家裡有老公,外麵有情人,很厲害嘛,在這一點上,江怡墨確實是自愧不如呀!

“你想告訴沈謹塵?”男醫生問。

他知道沈謹塵的手段,沈氏集團的總裁,執行CEO,人狠話不多。但他是個畜生,他對江雨菲不好,娶了個好女人回家,卻不給她做女人的權利。

江雨菲不止一次在他麵前抱怨,說沈謹塵對她冷冰冰的,連夫妻之間的房事都不滿足,這樣的男人再厲害拿來有什麼用?

“我是那種人嘛!”江怡墨笑眯眯地望著男醫生,腦袋越落越低:“其實呀,今天我是成全你的。”

成全?

男醫生聽不懂江怡墨的意思。

“你看,剛纔你也說了,喜歡了江雨菲很多年,到現在也冇有得到過,想必你心裡直癢癢了吧!我呢!有辦法讓你得到江雨菲,不用感謝我喲!”江怡墨說。

“得到雨菲?”男醫生還是冇懂。

江怡墨微微一笑,小手手輕輕的拍了拍,立馬便有兩個漢子把江雨菲拖了進來。江怡墨提前讓人給江雨菲吃了點藥,算算時間呢!現在應該快發作了。

“雨菲?雨菲?”

“你們把她怎麼了?”

“你們到底把她怎麼了?”

男醫生急了,看到心愛的女人這模樣,他心疼了。

“你看,又急了不是?我都說了是為了成全你們,能對她怎麼樣?不過是吃了些東西,一會兒她肯定會主動往你身上撲喲!”江怡墨轉身。

帶著她的人全部出去了。

偌大的倉庫裡,隻有男醫生,還有江雨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