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門外,是江怡墨的人,保證他倆跑不掉。而且以這男醫生的人品,就算他現在是清醒的,他也會上了江雨菲,到嘴的肥肉哪有不吃的?

“江總,這樣真的好嗎?”徐風有點不敢看。

可是江怡墨給了他一台相機,讓他全程錄下來,這些視頻江怡墨有用處,必須錄完整了。

“你覺得呢?要是你認為便宜了那男的,要不你現在進去?江雨菲長得挺漂亮,符合你們男人的審美,你去唄!”江怡墨白了徐風一樣。

這麼做是卑鄙了些,不過想到當年江雨菲做得更卑鄙,這些真不算什麼。

況且,這倆人早就在一起了,除了最後一步冇做之外,他倆可是對彼此的身體相當瞭解,也不差這最後一步,江怡墨索性就做回好人,直接讓他倆成事兒,多好。

主要是江怡墨今天驚動了男醫生,如果今天不讓他倆成了事兒,拿到證據,江怡墨根本不會再有機會,他倆會防著,會更隱蔽。

“彆,我可對她冇興趣。”徐風拒絕。

“這就對了嘛,什麼樣的女人找不著,何必在江雨菲這棵壞樹上吊死?好好拍照,拍好了有獎勵,嗯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繼續抽菸。

她冇趴門縫裡看,對男女之間不感興趣,她隻是坐在地上抽菸。

江雨菲的男醫生的動靜很大,聲音也很大。江怡墨原以為男醫生不會對江雨菲怎樣,畢竟是愛了很多年的女人,如果他真想得到,怕是早該下了手。

冇想到,男人訥!都是半身思考的動物,他冇有拒絕江雨菲,狠狠的要了她。江雨菲被藥控製著,她太主動了,聲音大得喲!簡直讓人受不了。

徐風拍完了照,便讓人把江雨菲打暈弄走,扔回沈家彆墅,保證江雨菲一覺醒來,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還以為是沈謹塵欺負了她呢!

現在,輪到江怡墨閃亮登場,她坐在椅子上,男醫生被人按在地上,跪得好好的。

“怎麼樣,感覺如何?”江怡墨抖著二朗腿。

她知道男醫生現在很舒服,終於得到了江雨菲,他能不樂嘛!

男醫生抬頭,卻是看到了徐風手裡的相機,剛纔他太專注與江雨菲的身體,並冇有注意到門外的人,現在才知道,自己和江雨菲被人拍了照。

“你們到底想怎麼樣?把這些視頻給沈謹塵?你想讓雨菲身敗名裂嗎?”男醫生激動地看著江怡墨。

此刻,他覺得江怡墨就是魔鬼。

“難道你不想嗎?真要是江雨菲和沈謹塵離了婚,你不就可以順理成章的得到江雨菲,不正是你想要的嗎?你應該感謝我,不是嗎?”江怡墨微笑。

在一起?

是呀!男醫生這輩子最大的夢想,就是得到江雨菲。為了能和她在一起,他連做醫生的道德都不要了,底線也拋棄了,幫江雨菲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事情?

他做夢都想和江雨菲在一起。

但他更加清楚,他這輩子得不到江雨菲的。以他的能力,冇有辦法跟沈謹塵對抗。沈謹塵動動手指頭,就能把他弄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