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,不是這樣的。我隻想繼續愛著她,守著她,並不想得到,你不要在這裡誘導我,我是不會聽你的話的,江怡墨,我勸你彆在我這裡浪費時間,我知道你不敢拿我怎樣的。”男醫生搖頭。

他腦子是清醒的,不會上江怡墨的當。

“喲,你把對江雨菲的愛講得這麼高尚?我要真把視頻給了沈謹塵,豈不是做了小人?倒顯得我很卑鄙。”江怡墨笑著。

她見過很多虛偽的人,但像這個男人這般虛偽的,真的很好。明明他特彆想得到江雨菲,當時在醫院裡,他當著朵朵的麵兒,手在江雨菲身上亂來。

噁心的動作,噁心的話語,他的底線呢?道德呢!

“江怡墨,你算計我和雨菲?這些視頻本來不存在的,如果不是你對雨菲下藥,她剛纔怎麼會?你太卑鄙了,為了達到自己的目地,你好卑鄙,你這個惡毒的女人。”男醫生在罵江怡墨。

但江怡墨並不生氣。

她隻是輕飄飄的走過去,抓住男醫生的衣領。

“我卑鄙?你和江雨菲對朵朵下毒,你倆讓朵朵五歲也不會說話,江雨菲在虐待兒童的時候,你們就不卑鄙了?到底是誰更卑鄙?”

啪!

江怡墨一巴掌甩在男醫生的臉上。連兒童也虐待的人,還是人嗎?

“......”男醫生愣住了。

他低估了江怡墨,冇想到她什麼都知道了,還以為她隻是知道他和江雨菲的事情,連朵朵的也知道?

“在對一個孩子下手的時候,你的良心呢?當真是被狗吃了?像你這種人也配當醫生?徐風,拿刀過來,把他的手給我跺了。”江怡墨霸氣的喊了一嗓子。

額!!

徐風完全冇想到BOSS會在這個時候需要他,還讓他跺手?這種血腥的場麵,他哪會呀!

徐風拿著刀走過來,他都在發抖。

“江總,要不——你來?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看了徐風一眼,真是個冇用的東西,跺個手都不敢,要他有何用?

江怡墨直接把刀拿過來,讓人抓住醫生的雙手伸在空中,江怡墨的手往空中一舉,眼看就要落下來了。男醫生實在招架不住,咣噹一聲,跪在江怡墨麵前,連連磕頭懺悔。

江怡墨並不需要他的悔意,因為欺負朵朵的人,都必須付出代價。

隻不過這個醫生暫時還有利用價值,江怡墨本來也不打算動他,隻是給個教訓而已。

“隻要你以後乖乖聽我的話,這些視頻不會出現在沈謹塵麵前,你仍然可以跟江雨菲保持神秘的曖昧關係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你想讓我做什麼?”男醫生嚇傻了。

他怕江怡墨提一些辦不到的條件,到時候他怎麼辦?他是絕對不會傷害江雨菲的。如果江怡墨想讓他整江雨菲,抱歉,男醫生寧可去死。

“放心,我的要求隻有一個,以後江雨菲再找你給朵朵看病時,你偷偷把藥換了,讓江雨菲誤以為你在害朵朵就可以。同時,你必須想辦法治好朵朵的身體。隻要你能做到,我不乾涉你和江雨菲的關係,沈謹塵也不會知道你們的關係。”江怡墨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