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雨菲又重重的推了一把,活脫脫把小朵朵推了過去,朵朵摔倒在地上,手掌心不知按在什麼東西上,劃破了口子,坐在地上哇哇大哭。

軒軒瞧見了,趕緊跑了過來。

“軒軒,你來得正好,照顧好妹妹,彆讓她亂跑了,媽咪有急事,一會兒來找你們。”

江雨菲風風火火的就跑掉了,她剛纔知道有位TM集團高層的領導就在前麪包廂裡,而且隻有他一個人,現在進去正是機會,全然不管兩個孩子,反正也不是她生的,都是江怡墨的種。

“可是媽咪,朵朵的手出血了。”軒軒眼巴巴看到媽咪跑掉。

軒軒很難受,他從來不知道自己和朵朵做錯了什麼,在媽咪眼裡,工作永遠都比他們重要,剛纔軒軒也看到媽咪推朵朵的,或許她不是故意的,可朵朵受傷了也不管嗎?

軒軒走過去,看到朵朵坐在地上一直哭,手也在流血,他嚇到了,不知道該怎麼處理,便跑去找到了江怡墨。

“姨,朵朵受傷了,你有時間嗎?”

“朵朵在哪裡?”江怡墨瞬間就急了。

滿腦子都是朵朵在哪裡,傷得重不重,為什麼會受傷。

“洗手間。”軒軒說。

江怡墨立馬趕了過去,看到朵朵坐在地上哭,手還在流血,這可把江怡墨給心疼壞了。

“朵朵彆怕,姨抱你去看小手手,好不好?”江怡墨小心的靠近。

上次見朵朵的時候,她很害怕江怡墨,都不讓她碰,要不是後來江怡墨自報身份並且拿出自己與江雨菲的照片,朵朵壓根不會聽她的。

這次,江怡墨依舊小心。

“嗯。”

朵朵卻點了頭。

江怡墨震驚又開心,趕緊把朵朵抱起來,去了她的私人包廂。

“江總,什麼事?”徐風趕了過來。

“去找幾個專家過來,朵朵的手受傷了。”江怡墨霸氣吩咐,注意力卻便在朵朵手上。

徐風撇了眼朵朵的手,隻是劃了個口子,用些消炎藥就可以,江總乾嘛緊張成這樣?又不是她的女兒,至於嗎?

“還不快去?”江怡墨這爆脾氣。

“是,馬上。”徐風,嗖!跑了出去。

半小時後,真請來幾個專家,幫朵朵把傷清理好,包紮好。

江怡墨便抱著孩子,一刻都不願意放下,生怕朵朵會害怕就給她講故事聽,等醫生處理完朵朵已經在江怡墨懷裡睡著了。

“噓!”

江怡墨不允許任何人發出聲音,徐風趕緊把專家們送走,把門關上。

“姨,謝謝你。”軒軒特彆正經地說。

江怡墨替朵朵做的一切,軒軒可是看在眼裡,他覺得,姨比媽咪溫柔多了,如果姨是媽咪就好了,剛纔朵朵肯定不會摔倒。

“傻孩子,都是一家人說什麼謝謝?對了,你們的爹地和媽咪呢?怎麼扔掉你們不管呀!哪有他們這樣當父母的?”江怡墨簡直生氣呀!

當初,她被江雨菲算計,懷上了這倆孩子,孩子也被江雨菲搶走,算是毀掉了江怡墨的人生,當時還差點死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