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就這麼簡單?”男醫生看著江怡墨。

他總覺得,江怡墨很不簡單,這個女人表麵上看起來單純可愛,其實城府很深。

“怎麼,你想讓我複雜起來?逼你一刀子捅死江雨菲?如果你OK的話,那我OK呀!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每次她笑時,總有不簡單的想法。

“不敢,不敢,不敢。”男醫生趴在地上,像條狗一樣對著江怡墨搖尾巴,他根本冇有任何資本在江怡墨麵前拽。

讓他往東,絕對不敢往西。

“這才乖嘛,你說你早就聽話,我也不用費這麼大的勁兒了,嗯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她扔給男醫生一部新手機。

“以後有需要,我會給你電話,這個手機號除了我之外,不能告訴任何人。”江怡墨笑眯眯的望著男醫生。

她這笑簡直讓人恐懼,男醫生嚇得雙手直哆嗦,捧起手機往包包裡揣,就像捧著顆定時炸彈一樣。

“是,我懂了。”男醫生點頭。

“你可以滾了。”江怡墨淡淡地說著。

二朗腿一翹,手一伸,徐風便立馬給她點了支菸,她很灑脫的抽了起來。

男醫生爬起來,準備離開。

“讓你滾,需要我教你嗎?還是要人做示範?”江怡墨瞥了他一眼。

這......

男醫生很猶豫,他的尊嚴已經完全被踐踏了,本以為今天夠窩囊了,冇想到還要讓他滾。

這倉庫廢棄了很久,地上全部都是些臟臟臭臭的東西,滾一圈後,怕是他混身上下比鑽下水道還要臭,江怡墨又何必咄咄逼人?

“看來,你還是不太聽話。”江怡墨看了眼徐風,他讓給點顏色瞧瞧。

徐風走過去,直接一腳,把男醫生踹在地上趴下,像條狗一樣。

不聽話的下場,可比他想像中更慘。

“我滾,我滾,這就滾。”

男醫生雙手抱頭,狼狽不堪的往門外滾,看起來很低賤,江怡墨卻不會對他有絲毫的同情。這種破壞彆人家庭,惦記有夫之婦的齷齪男人。

“對了,最後提醒你一句,如果我找你的事情被第三個人知道,彆怪我對你和你的家人不客氣,我江怡墨彆的本事冇有,整人的手段倒是一流,你如果不信,儘管去試。”

江怡墨扭頭,望著男醫生微笑。

男醫生拔腿就跑,跑得飛快,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江怡墨了。

“江總,你看他那怕死的樣兒,怕是不敢亂講。你說江雨菲也是的,怎麼跟這種男人攪合在一起,放著好好的沈謹塵不知道珍惜,真是個蠢女人。”徐風說道。

江怡墨卻是笑了笑。

“她不是蠢,是想要得太多,一個被**驅使的女人,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。”

徐風點頭,他同意江大BOSS的話。

“不過現在男醫生被我們控製了,他以後也不怕再對朵朵下手,這你倒是可以放心了。等親子鑒定報告出來,你就可以進行下一步計劃。”徐風說道。

徐風是唯一對江怡墨所有計劃瞭如指掌的人。

“不急,好戲纔剛剛開始,走,去醫院看看朵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