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剛好路過,順便過來看看。妹妹你這是怎麼了?你的腿好像——怪怪的。”江怡墨指著江雨菲的雙腿。

從她走路來看,特彆的明顯。兩條腿就像並不攏一樣,成O型。而且還伴隨著一種疼痛感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。

“哦,出門太急,摔了一跤,這我不是急著過來看朵朵嘛!”江雨菲笑眯眯在把飯菜放在桌子上。

然後在沈謹塵的旁邊坐下來。

“辛苦你了。”沈謹塵對江雨菲講。

“沒關係的,都是我冇照顧好朵朵,才害得她貧血,是我的問題,以後我要加倍對朵朵好,吃點苦頭是應該的。”江雨菲望著沈謹塵的臉。

其實她在心虛。

她的腿根本就不是摔的,而是她跟男人發生了關係。

當時江雨菲莫名其妙被人下了藥,抬到了倉庫裡,雖說藥下得很重,她不知道自己怎麼離開的沈家,也不知道怎麼回去的。

但當時和醫生髮生關係的全部過程,感受,她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因為藥勁很猛,江雨菲身上難免會留下些東西,她今天特意繫了絲巾,就是為了擋住那些痕跡。她怕沈謹塵會瞧出來。

“傻瓜,以後不許再講傻話。朵朵的身體跟你沒關係的,彆這麼想,嗯?”沈謹塵摟著江雨菲。

這倆人好恩愛呀!

恩愛得過份,江怡墨看不下去了,她最煩江雨菲這副作作的臉。

“那我倒是很好奇,妹妹怎麼走的路,哪裡不摔,把腿摔了不說,你摔的還是內側,這要冇點技術,很難摔喲!妹妹怎麼摔的?該不是兩條腿騎在哪裡摔的吧!”江怡墨雙手環抱,居高臨下地看著江雨菲。

倒要看看,她又該做何解釋。

“怎麼,妹妹無話可講了?還是你根本就解釋不了?”江怡墨笑得很淡。

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該想得明白,普通的摔跤肯定不會傷到兩腿內側,唯一的可能就是江雨菲跟男人在一起。

“到底怎麼傷的?”沈謹塵臉色一變,鬆開了江雨菲。

他不是傻子,豈能看不出江雨菲的猶豫?

“謹塵,我......”江雨菲吞吞吐吐,一臉為難。

她這猶豫,等於是告訴所有人,她乾了缺德事,乾了對不起沈謹塵的事情。

“說話,到底怎麼傷的?”沈謹塵怒吼。

聲音很大,很犀利,他需要江雨菲給個解釋。

昨晚,沈謹塵一個人在醫院裡守著朵朵,他堅持不讓江雨菲留下,是心疼她,怕身體熬不住。當沈謹塵知道江雨菲天生貧血,身體很差時,他就在心裡暗暗發誓,以後要對她好點。

他要學會心疼自己的老婆。

但現在,他突然覺得自己像個傻帽,他如此心疼她,結果江雨菲卻在家裡亂搞,怕是昨晚把男人都帶回家了吧!

江雨菲被沈謹塵的聲音嚇到了,眼淚刷刷往下落,咣噹一聲,她更是跪在了沈謹塵麵前。

心虛,極度的心虛。

江怡墨倒是佩服江雨菲的演技,哭得忒逼真了,哪個男人能受得了她的眼淚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