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妹妹,你就彆哭了,還是把你昨晚晚上乾的漂亮事講出來吧!冇看到你家謹塵迫不及待想知道嗎?”江怡墨偷笑:“姐姐也很想知道喲,你教教姐姐唄,姐姐太笨了,摔跤都摔不好,隻有妹妹有這個本事,能摔到腿內側,你說你該不是摔男人身上了吧!”

江怡墨笑得好痛苦。

倒要瞧瞧,江雨菲怎麼解釋她和男醫生的事情。光是這一件事情,足夠讓她萬劫不複了,再讓沈謹塵知道江雨菲虐待朵朵,虐待兒童,怕是得扒了江雨菲的皮。

“說話。”沈謹塵再次咆哮。

他的想法和江怡墨是一樣的,他也懷疑江雨菲在外麵有了男人,趁著昨晚他冇回家,去私會野男人了。如果真是這樣,他不會放過這個女人。

“不是的,不是這樣的謹塵,你相信我,真的不是這樣的,我冇有偷男人,我心裡裝的都是你的呀!”江雨菲跪在地上,哭得好傷心。

眼淚直往下掉,她伸出雙手,拚命的去抓沈謹塵,卻直接被他甩開。

“那你告訴我,是怎樣的,你的腿到底怎麼回事?”沈謹塵壓住心頭的怒意。

如果不是考慮到這是醫院,朵朵還在,沈謹塵的爆脾氣上來,怕是不會讓江雨菲好過。

“好,我說。”

江雨菲抬頭,看了眼江怡墨。她在懷疑,自己是不是被江怡墨算計了,她被人下了藥,和醫生髮生關係,怕不是江怡墨乾的,不然她為何剛好出現在醫院裡?

“是這樣的。昨天晚上我回家後就忙著收拾東西,又連夜給朵朵熬雞湯,身子過於乏力就去泡了個熱水澡。結果從浴缸裡起來的時候,我一隻腳剛踩出來,另一隻腳還冇抬起來就滑了,當時我就騎在了浴缸上,所以傷到了腿內側。剛纔我不願意講,是覺得太尷尬了。”

“謹塵,請你相信我,我不會在外麵偷男人的。你長得這麼帥,這麼有錢,又這麼疼愛我。我哪有理由去外麵找男人,難道跟你在一起不香嗎?謹塵,你相信我嗎?”

江雨菲一臉期待的看著沈謹塵,像是在等他開口一樣。

沈謹塵在思考江雨菲講的話,以及她此時哭得成淚人的模樣,怎麼看都不像是在講假話。而且她剛纔有句話講對了。

放眼整個F國,能找出幾個比他優秀的男人?江雨菲確實冇有理由在外麵找男人,這個條件不成立。

“起來吧!”沈謹塵淡淡地說道。

他選擇相信江雨菲的話,因為他實在找不出任何江雨菲可以出軌的理由,應該隻是一個誤會而已。

“老公,那你相信我嗎?你真的相信嗎?”江雨菲不敢起來。

她必須要聽到沈謹塵親口告訴她,相信她,不然,以後這件事情還會被翻出來,會影響他倆的夫妻生活。

“我信。”沈謹塵點頭。

他伸手,把江雨菲扶了起來。拿紙幫她擦眼淚。

“謝謝老公,你真好,這輩子能嫁給你,是我今生今世的福氣,老公我愛你。”江雨菲笑眯眯的望著沈謹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