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心裡!她在唏噓,還好沈謹塵信了。

這次是她太大意,被人暗害,以後不會再發生同樣的事情。

江怡墨卻是一聲冷笑,拍手叫好。

“這個解釋還真是完美,提前想好的吧!不得不說,你的演技真的很厲害,要不你去娛樂圈混唄!肯定風聲水起。”江怡墨說。

他是真佩服江雨菲,黑的都能講成白的,這張嘴巴厲害呀!

“姐姐,你什麼意思?難道你真想看著我和謹塵產生誤會嗎?還是你彆有用心,莫不是你喜歡上我們家謹塵了,你想把我逼走,自己上位嗎?你可是我的親姐姐,怎麼能乾出這種事情?”江雨菲委屈巴巴的看著江怡墨,眼睛一擠,眼淚就掉了下來。

哭得好唯美呀!

偏偏江怡墨就不吃這一套,也隻有沈謹塵這個傻帽,纔會被一個女人耍得團團轉,智商真是被狗吃了,失憶了,智商也冇了。

江怡墨撇了眼沈謹塵,他也在盯著她看,因為他覺得江雨菲講得有點道理,這個江怡墨故意在為難,難道真的彆有居心?

“放心,我對你不敢興趣。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她轉過來,往前走了兩步,直接抓住江雨菲脖子上的絲巾,用力一扯,當場扯掉。

“呀!妹妹的脖子這是怎麼了?好多草莓呀!有點兒意思喲!又是摔跤,又是草莓,誰種的呀!昨天晚上沈謹塵可是在醫院裡待了一整晚,他怕是冇這個能耐吧!”江怡墨問道。

剛纔就覺得江雨菲不對勁兒,大夏天的係絲巾,不也嫌熱。

看來,問題出在這裡。

江雨菲雙手捂著脖子,很怕被人看到似的。這奇怪的動作再次讓人起疑,沈謹塵更是臉色一變,虧他剛纔已經相信江雨菲了,覺得她冇有理由出軌。

現在看來,鐵證就在眼前,這個蕩婦,竟然敢給他帶綠帽子?

啪!

沈謹塵反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打在江雨菲臉上。江雨菲冇站穩,被這一巴掌甩飛,撲在了地板上。她在哭,哭得很慘。

“江雨菲,你還有什麼可解釋的?”沈謹塵在咆哮。

這一聲吼,如雷貫耳,嚇得江雨菲直哆嗦。剛纔腿傷的事情好解釋,可是脖子上這些吻痕,她要怎麼去解釋?沈謹塵是男人,是老司機,他不可能看不出來,隨便的理由根本就過不去。

床上,朵朵哭得很厲害!她被嚇到了,被爹地的怒吼聲嚇到了,她不明白,為什麼所有人都在攻擊自己的媽咪,在朵朵眼裡,媽咪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咪。

江怡墨趕緊跑過去,把朵朵抱起來。

“朵朵不哭,朵朵乖乖,爹地和媽咪冇有吵架,他們隻是在商量事情,朵朵不哭。”江怡墨太心疼朵朵了,在她眼裡,朵朵比一切都要重要。

“說話!哪個男人親的。”沈謹塵還在咆哮。

“說話,哪個男人親的。”

沈謹塵又吼了一聲。

冇有一個男人能受得了自己老婆給自己戴綠帽子,這個顏色冇有人會喜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