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男人可以親你脖子,自然也能親你身上其它地方。如果僅僅隻是這樣就能證明是蚊子不是男人,江雨菲,你當彆人的智商都餵了狗,你真當沈謹塵是傻子呀!”江怡墨突然冒了句話出來。

江怡墨看出來了,沈謹塵正在逐漸的被江雨菲牽著鼻子走,如果她再不提醒的話,怕是沈謹塵又相信了。

“而且你脖子上的吻痕可是成片成片的,有那麼厲害的蚊子?能把你叮成這樣?你怕不是遇到吸血鬼了吧!”江怡墨又說。

江雨菲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爬起來,跌跌撞撞地跑到江怡墨麵前,用手指著她。

“江怡墨,我哪裡得罪你了,你一定要在這裡破壞我和謹塵的夫妻關係?明明我講的都是真的,每一句每一個字都是真的,你憑什麼在這裡質問我?請問,你的立場又是什麼?”

“這是我的女兒,你冇資格抱。”

江雨菲一把將朵朵奪了過去。朵朵依在媽咪懷裡,兩隻手手繞著媽咪的脖子,朵朵被嚇到了,小孩子最怕的就是爸爸媽媽吵架,朵朵也很害怕。

“江怡墨,請你不要破壞我和謹塵的關係。這裡不歡迎你,請你離開。”江雨菲指著門口,挺霸氣的。

江怡墨知道,江雨菲這是狗急跳牆了,她冇招了。

“瞧把你急得,這麼迫不及待的想趕我走,你該不是真解釋不清楚吧!要不我替你說說?”

“瞧你這些草莓,種得好漂亮的,那男的是個高手吧!你當時應該很舒服,江雨菲,你說你也是的,放著沈謹塵這麼好的男人不要,你跑去找什麼男人,難不成你嫌棄沈謹塵技術不好,滿足不了你?”

江怡墨笑得很陰冷,她還故意看了眼沈謹塵,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經被氣死了。

沈謹塵不被氣死纔怪了,他轉身就走,根本不想在這裡待,這輩子,他冇有被誰侮辱過,綠帽子這種東西竟然在他身上,嗬嗬!沈謹塵還能說什麼?回家他就去寫離婚協議,這種肮臟的女人,留在家裡隻會礙他的眼。

“謹塵,謹塵,你彆走。”江雨菲追過去。

她擋在病房門口,直接把門關上。

“朵朵乖,你先在這裡坐著,媽咪跟爹地有事情要聊,朵朵聽話,嗯?”

江雨菲把朵朵放在椅子上坐好。

“謹塵,我講的是真的,不信你看,我身上其它地方真的有。”江雨菲直直的站在沈謹塵麵前。

她需要證明自己。

沈謹塵冷笑。

下一秒,他兩隻手抓住江雨菲的衣領,用外力直接扯開。

確實有!混身上下都是,那個男人好厲害,確實比他厲害。看來,那個男人讓江雨菲很舒服,難道她要出軌。

“謹塵,你不相信這些是蚊子咬的嗎?”

江雨菲看到了沈謹塵不屑的樣子。

“好,既然你不信,我現在就證明給你看。昨天晚上我去找傭人拿藥時,有好幾個人都看到了,包括我從花園經過時,當時正在院子裡的花匠,還有給我藥的傭人。後來我回到彆墅裡,因為發現被蚊子叮了,有些地方我塗不到藥,我還是找傭人塗的。這些人我都可以叫過來,當麵對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