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謹塵,他們都講完了,這麼多的傭人,難道還是不能證明我的清白嗎?你還是不肯相信我嗎?”江雨菲跪在沈謹塵麵前,雙手試探性的落在他腿上。

“謹塵,我們夫妻八年,我對你的感情眾人皆知。我背叛全世界也不可能會背叛你呀!如果你還是不相信的話,我隻能以死,證明自己的清白,我們江家的女兒是不會乾缺德事的,咱們來世再做夫妻。”

江雨菲不知從哪裡拿出來的匕首,高高舉起,直接往胸口紮。

下手很快,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,等刀紮到她身上時,眾人才反應過來,離得最近的沈謹塵也反應了過來。

“雨菲,你......”

沈謹塵剛纔是不信,因為江雨菲的話太完美,家裡的傭人也配合得過於默契,一看就是事先排練好的。可當這一刀子紮進她的胸口,沈謹塵卻動搖了。

如果一個人連死都不怕,那她講的話可信度會比空口白話更可信。

“謹塵,你信我嗎?信我不會背叛你嗎?”江雨菲仰著腦袋,眼睛裡全是淚花,她的心在流血。

“我......”沈謹塵不知該不該信。

他失憶了,根本不記得以前的事情,更不知道他們夫妻八年來,到底是恩愛還是不愛,他總覺得江雨菲很陌生,又找不出陌生的理由。

“看來,你還是不信,既然如此,謹塵——我們永彆了,你照顧好自己還有朵朵和軒軒,我愛你們。”

江雨菲抓緊手中的刀,再次用力的往胸口按,比剛纔更近了幾分,鮮血如開閘放水一般往外流,滴落在地板上,空氣當中,更是一片濃濃的血腥味兒,場麵詭異又緊張,病房裡更是鴉雀無聲,每一雙眼睛都落在江雨菲身上。

江雨菲的身體,重重的倒在地上,兩個眼珠子都不會轉了,但她卻直直的盯著沈謹塵,一隻手舉在空中,試圖想去最後擁抱這個男人。

不管她怎麼努力,都差一丟丟,眼淚刷的一下就掉了下來。

沈謹塵心頭一緊,撲了過去,把躺在血泊裡的江雨菲摟了起來。

他冇有想過,自己有天會把老婆逼死。

“謹塵,我真的冇有背叛你。”

江雨菲的聲音很微弱,臨時,她還在解釋冇有出軌的事情。

“好,我信你,我相信你冇有背叛我們,我信。”沈謹塵緊抱江雨菲,他很痛苦。

“謹塵,你可以回家查監控,咱們家不是很多監控嗎?你可以懷疑我逼迫傭人們集體說謊,但監控拍下來的你可以相信吧!我真的冇有背叛你。”

沈謹塵緊緊抓住江雨菲的手,很冰涼。

“彆說了,我信你。”沈謹塵現在隻剩下後悔。

他不該咄咄逼人,把一個人往死裡逼。

“不知道姐姐為什麼要冤枉我,我相信她肯定不是故意的,謹塵,如果我真的死了,你千萬不要找姐姐的麻煩,她剛纔不是有意的,謹塵,我......”江雨菲的眼皮越來越沉。

她依在沈謹塵懷裡,心算是踏實了,沈謹塵相信了她的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