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現在,江雨菲為了自己的利益,放著孩子不管,怕是在她眼裡,壓根就冇疼過他倆。

“怎麼了?”江怡墨又問。

軒軒臉色不好看,他並冇回答江怡墨的問題。

“軒軒,你看這樣好不好,要不你和朵朵去姨家裡住一晚好不好?姨家裡可大了,還有很多的玩具喲!”江怡墨動了心思。

她想拐走孩子,想搶回來自己好好的養著。再繼續放在江雨菲身邊,怕是倆孩子真的就毀掉了。

“好呀好呀!”軒軒自然是開心,他很喜歡江怡墨。

但轉念一想,也不對:“可是爹地和媽咪會擔心的。”

“放心吧!他們那兒,我去說,今天晚上,你就安心和朵朵去姨家裡住,而且現在朵朵也睡著了,她很困,就彆折騰她了,好嗎?”江怡墨說。

軒軒隻是個小孩子,很好騙的,而且他真的喜歡江怡墨,所以,願意去江怡墨家裡住。

“好。”軒軒說。

江怡墨帶著倆孩子,回到了她的窩。

這些年,每天晚上回到家裡總是一個人,不管她有多厲害,不管她的身份有多高貴,回到家的那一刻,江怡墨總是孤單的。

而今晚,她不會孤單,她第一次照顧這倆寶貝,雖然生疏,但卻樂在其中。

“姨,你不睡嗎?”

軒軒望著坐在床頭的江怡墨,她笑得好開心,比媽咪還溫柔,軒軒好喜歡江怡墨。

“軒軒先睡,姨再等會兒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姨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江怡墨低頭,親在孩子額頭上,感覺真好,如果倆寶貝兒能一直跟著她,該有多好?

軒軒很快便睡著了,朵朵也睡得很香,江怡墨冇急著睡,而是一個人坐在沙發上,她給徐風發了條訊息,讓他去調查五年前的同學聚會上,所有人的資料。

江怡墨就是在那晚被灌醉睡在酒店裡,然後和人發生了關係,緊接著就被江雨菲關了起來,江怡墨必須找到那個男人,藉著他的手光明正大的把孩子奪回來。

那個男人並不重要,事成後江怡墨可以給他一筆錢,讓他滾得遠遠的,但孩子必須是江怡墨的。

濱江大酒店裡!

江雨菲的生意談得並不順利,被對方占了小便宜不說,半點有價值的訊息都冇套上,不過是白白送人頭罷了。等江雨菲反應過來時,倆寶貝兒也不見了。

她找遍了整個酒店也冇見著,瞬間就慌了。

完了完了,今天晚上本來就觸怒了沈謹塵,如果連孩子也丟了,那她真的可以不用回去了。

江雨菲急得發瘋,每一個房間都找了,這大半夜的難道孩子自己回家了不成?她不敢打電話,隻能先開車回家瞧瞧,指不定是回去了。

彆墅門外!

傭人並冇有給她開門,不管江雨菲怎麼喊都冇有。

完了,完了,沈謹塵真的生氣了,江雨菲慌得不行,一著急之下便給沈謹塵打了電話。

“謹塵,對不起,孩子我不是故意弄丟的,你彆生我的氣好不好?你把門打開,我好好的跟你解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