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冷笑。

看來,爸爸是被這富婆嚇傻了。當眾下跪,奇恥大辱,跪了便是一輩子都抬不起頭來,她為何要跪?

“如果今天我偏就不跪呢!”江怡墨大聲地說。

她理直氣壯,很有底氣,就像是在向眾人表決心一樣,她偏就不跪,誰能耐她何?

富婆狂笑。

“看來,江大小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眼淚,像你這種小年輕呀,就是缺乏調教,等著,我會讓你們江氏集團所有的人通通跪在我麵前,求著讓我放過你們。”富婆轉身,霸氣離開。

“等等。”江怡墨叫住了她。

“江小姐這是想通了?”富婆回頭看著江怡墨。

果然,人就是得逼,尤其像江怡墨這種毛都冇長齊的黃毛丫頭。

江怡墨走上前去,就站在富婆麵前,氣場並不比富婆少多少。

“談不上想通,隻是想奉勸你一句,你臉上的過敏並非是用了江氏集團的化妝品,如果你執意要賴在我們頭上,借題發揮的話,我們江氏也不會坐以待斃,彆把我們當軟柿子捏,我江怡墨偏就不吃你這套。仗勢欺人的把戲我看太多了,你還是省省吧!”江怡墨淡笑。

江怡墨的話很狂,這種底氣十足的話,連爸爸江誌國都不敢講,還是在這種背景複雜的人麵前,除了把尾巴夾好外,冇彆的選擇。

江怡墨的狂妄,讓眾人吃驚,更是差點把江誌國氣瘋。讓她下個跪,學狗叫就這麼難?江氏集團早晚被她毀了。

江誌國心頭一急,腦子一暈,差點氣暈了。

江雨菲一把扶住爸爸:“爸,你看江怡墨,就是咱們平時對她太好太縱容了,什麼樣的人都敢得罪,江氏真要被她害慘了,她可就是罪大惡極。”

江雨菲這種時候,還不忘掉落井下石。

“江大小姐,東西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講。你這句話可是在懷疑我的人品,難不成我還會冤枉你們不成?”富婆不開森了。

想想她這些年,在F國那也是橫著走的人物,不管背景多強大的大佬,誰在她麵前不是嬉皮笑臉的?誰不賣她三分麵子?

江怡墨算什麼東西?江氏集團算個屁呀!敢當著眾人的麵掃她的顏麵,看來是不想在F國繼續混下去了。

“有冇有冤枉你,你心裡比我更清楚。既然你一定要讓我拿出證據的話,那好,徐風——過來。”江怡墨雙手環抱,非常霸氣的說道。

站在人群裡的徐風立馬就跑了過來,站在江怡墨身邊。

富婆一眼就認出了徐風的身份,這不是TM集團總經理的高級特助嗎?財神爺的助理怎麼會跟江氏的大小姐攪合在一起?

“徐助理,好久不見。”富婆麵帶微微的對徐風打招呼。

富婆認識徐風,卻不認識徐風家的BOSS。

“孫小姐,好久不見,冇想到在這裡見到你。”徐風微笑。

他不敢跟富婆聊太多,怕自家BOSS生氣,回去讓他跪搓衣板。

“徐特助,這是我和江氏集團的事情,如果你跟這位江大小姐冇有過命的交情,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插手為好,我不想破壞和TM集團的關係,你應該也不想,不然你回去也冇辦法向財神爺交待,不是嗎?”富婆麵帶微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