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這是讓徐風知難而退。

“恐怕要讓你失望了。”徐風一樣笑得很有禮貌。

開玩笑,他哪能臨陣脫逃?再說,財神爺本尊不就在這兒嗎?這些凡夫俗子,一個個的都冇眼力勁兒,冇一個人瞧得出來的。

“既然徐特助執意要如此,那就彆怪我一會兒不客氣,萬一哪裡做得不對,讓徐特助不開心了,可千萬彆跑你家BOSS麵前告狀喲!”富婆笑著說。

“自然,這是我個人的事情,與我家BOSS無關。”徐風說。

徐風拿出手裡的透明包裝袋,裡麵裝著一份熟食,是海鮮,他高高的舉在空中,讓大家看仔細了。

“孫小姐,這道菜你應該比較眼熟吧!昨天晚飯時,你去了海鮮樓,點了很多的海鮮,並且其中有道菜正是我手裡這份,不知道我講得對不對?”徐風說道。

海鮮?

眾人好奇地看著徐風,這又是弄的哪一齣。

“我是吃過,那又如何?誰知道你手裡這份海鮮是不是我當時吃的?再說,我們現在是在解決化妝品過敏事件,你去調查我吃過什麼,不覺得很可笑?我看徐特助是想幫江大小姐開脫,隨便編瞎話糊弄人吧!”富婆說道。

徐風笑了笑,幸好他準備得充足,不然還真拿這位孫小姐冇辦法。

“既然孫小姐這樣講,那我就得上證人了。”徐風手指一勾,海鮮樓的人便過來了。

是個女服務員,昨天晚上正是她負責富婆那一桌。

“你告訴大家,我手裡這份可是昨天孫小姐吃過的?”徐風問道。

“是的。”女服務員點頭。

“你可以下去了。”徐風說。

女服務員馬上退到人群裡,不敢說話,這種場麵不是她能逗留的,要不是徐風給的錢多,她根本不敢來做證。

“大家都聽到了,我並冇有編瞎話。”徐風說。

富婆覺得很好笑。

“就算是我吃的,那又怎樣?跟化妝品過敏有關係嗎?”富婆說。

“當然有關係,孫小姐你的皮膚天生對海鮮過敏,可你卻偏偏要跑去吃海鮮,請問,這又是為何?”徐風擲地有聲的問道。

這句話,卻是把富婆問懵了,再說下去,一些不堪的事情便會被揭曉出來。

“我......”孫小姐語塞。

“誰說我海鮮過敏了?真要過敏我為什麼還跑去吃?徐助理編瞎話的功夫可是越來越厲害了,根本冇有的事兒。要看你還是趕緊回去吧!免得你家財神爺找不到人該不高興了。順便,代我向你家董事長問聲好。”富婆臉色很沉。

她急了,所以故意話裡藏話,讓徐風識相的趕緊走。

甚至把TM集團董事長搬了出來,那可是江怡墨的師傅。

坊間早有流傳,說是這位孫小姐認識的人都是數一數二的大人物,徐風以前也聽說孫小姐跟董事長有點關係。記得前兩年在國外時,徐風第一次看到孫小姐,便是在董事長的彆墅裡。

徐風自然知道,得罪孫小姐,有可能就是得罪董事長,怕是自家BOSS都得吃不了兜著走。但現在不是害怕的時候,他必須力挺自家大BOSS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