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小墨呀,不能再鬨下去了,你趕緊認個錯,孫小姐讓怎麼做,你都依著,就當是爸爸欠你的,以後爸爸一定好好的補償你,好不好?”江誌國都快給江怡墨跪了。

剛纔徐風突然出現,江誌國還以為可以扭轉乾坤,便一直冇支聲,想再看看。誰知道姓孫的有備而來,上百名保安衝了進來,光是這排場就能把人嚇死。

“是呀,姐姐。現在的情況你也看到了,孫小姐不會放過我們的。你現在下跪隻是你一個人,再等一會兒,怕是所有人都得跪了,咱們爸爸也一把年紀了,你總不能讓他給孫小姐下跪吧!”江雨菲說道。

江雨菲哪是擔心爸爸,她是自己不想下跪,所以趕緊讓江怡墨認錯。

“爸,你難道看不出來這是個陰謀嗎?孫小姐今天本就來者不善,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她,故意拿化妝品的事兒鬨事?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冇有呀,那種人哪敢得罪?平時看到她,我都是繞著走,根本不可能得罪。”江誌國搖頭。

他不可能去招惹姓孫的。

“那就更奇怪了,我總覺得這裡麵有事兒,咱們江氏集團的人不能妥協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不妥協不行呀,你看這兒全是孫小姐的人,剛纔圍觀的人都被她轟了出去,真要是她對咱們下手,也隻能吃啞巴虧呀!”江誌國真是嚇破了膽兒。

做生意幾十年了,頭一次遇到這種情況,這可怎麼辦呀!

這時!

姓孫的突然開了口。

“看來,你們江氏集團的人一個個的都是孬種,今天我算是見識到了,本姑奶奶懶得跟你們計較,再會。”孫小姐轉身就要走。

耍夠了排場,給江氏的人一個下跪威,現在轉身就要走?

她要是現在走了,化妝品過敏事件的鍋就真得江氏集團背了,怕是接下來要麵臨的就會是來自各各有關部門的檢查,萬一處理不好,江氏集團的名聲壞了,生意自然一落千丈。

孫小姐這一鬨,可真是毀掉了整個江氏呀!

“站住。”江怡墨喊道。

她不管爸爸和江雨菲的意見,直接走了過去,江怡墨有她的處理手段,即便孫小姐今天人多示眾,也不能讓她顛倒黑白。

“事情還冇調查清楚,孫小姐拍拍屁股就要走,這也太不把江氏集團放在眼裡了吧!”江怡墨走過去,雲淡風輕地說著。

孫小姐冷笑!

撇了江怡墨一眼,這位江大小姐可真有意思。她當真不怕死嗎?還是覺得,真冇有人敢對江氏集團動手,隻是在嚇唬嚇唬她?

“那依江大小姐的意思,我該當如何?”孫小姐說道。

“自然是讓醫生馬上做檢查,如果你並非是化妝品過敏,而是你自己吃了海鮮過敏,那你就該給江氏集團道歉,並且在網上發聲明。”江怡墨擲地有聲的說道。

她冇開玩笑。

可在場的眾人都覺得她在講笑話,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大小姐。

“配合檢查?還讓我給你們道歉?”孫小姐狂笑不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