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並不知道孩子不見的事,這一通電話徹底激怒了他,沈謹塵直接衝到了彆墅外麵,一把掐在江雨菲的脖子上。

“江雨菲,是我平時對你太好,太縱容你了嗎?你纔會這麼作?”

沈謹塵的手在抖,江雨菲的眼淚在流,呼吸道被卡住了,她感覺自己離死不遠了。

“謹塵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今天我就是去了一個洗手間,回來就發現孩子不見了,到處找都找不到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肯定是有人在整我,想利用孩子整我。

對了,那個服務員,肯定是她對我懷恨在心,肯定是她拐走了孩子,謹塵,你快派人去抓她,肯定是她乾的。”

江雨菲慌張的神色中是她那無儘的恐懼,但她很好的給自己找到了藉口,把孩子弄丟的責任推得乾乾淨淨。

“如果孩子找不到,你就彆回來了,這個家不需要你這種蠢貨。”

沈謹塵一把推開,江雨菲重重的摔在地上,哭得稀裡嘩啦,她像條狗一樣往回去,差一點就抓住沈謹塵的大腿了,卻偏在這時門被關上。

她絕望又無助,像條狗一樣可憐巴巴的盯著沈謹塵。

“謹塵,謹塵,你先讓我進去好不好?下雨了,真的很冷。”

沈謹塵轉身,直接走掉,冇有多餘的話。

江雨菲一個人跪在門外,她找不到孩子,肯定是找不到的,所以,她就一直跪在這裡,就算沈謹塵的心是石頭做的,他總不能讓她一直跪在門口吧!

隻要他出來開門了,江雨菲的苦肉計就算是成功了。

清晨!

江怡墨起得很早,這是她第一次和孩子們在一起,特意起早,拿著菜譜做早餐,想儘一個當媽媽的責任。

廚房裡麵,江怡墨把自己搞得好狼狽,比戰場還要可怕,明明隻是做個簡單的早餐,她弄得比國宴還複雜,問題是這些擺放得七七八八的東西看著好亂,無處下腳不說,臉上,手上,衣服上臟得就像是剛撿了垃圾回來。

至於江怡墨的黑暗料理就更彆提了,完全不忍直視。

“姨,你在做早餐嗎?”軒軒伸著小腦袋,特彆可愛的站在廚房門口。

“對呀,一會兒就有好吃的喲!朵朵還在睡嗎?”

江怡墨不知哪裡來的自信,竟然會覺得她做的東西好吃。

軒軒拍手叫好:“好訥,一會兒就可以吃姨親手做的早餐喲!姨真厲害,連早餐都會做,媽咪她什麼都不會。”

軒軒默默的拿媽咪和江怡墨比較,怎麼比都是江怡墨更好些。

其實,軒軒心裡特彆難受,昨天在酒店他親眼看到媽咪推朵朵。朵朵摔倒了,她不會說話隻能哭,特彆的可憐,軒軒當時真的很氣。

可那是他們的親媽媽,軒軒就算生氣,也不能做生氣,更不敢把這件事情告訴爹地,如果爹地知道了肯定會生氣的,到時候就會吵架。

“那是當然,姨可是什麼都會喲!”江怡墨毫不謙虛的驕傲起來。

和孩子們相處的時光真的好好,江怡墨都不想去上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