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孫小姐踩著高跟鞋,非常囂張地站在江怡墨麵前,巴掌落在她臉上一下一下的拍打,一次比一次重。她對江氏集團其它人不敢興趣,倒是這位江大小姐,一次次的挑戰她的底線,是時候給些苦頭吃了。

不然,外界的人還以為她孫小姐好欺負,豈不是日後都得在她頭上拉屎?

徐風在一旁,瞧著自家BOSS被人欺負,彆提多難受了,他一個勁兒的在那裡掙紮,恨不得直接衝過去把BOSS抱起來。

“死女人,你放開她,再敢打一下,信不信我跟你拚了?”徐風吼著,掙紮著。

孫小姐嘿嘿的直笑。

“怎麼,我動她,徐助理就這麼著急?你該不是看上她了吧!你倆啥關係呀,上過床?”

孫小姐的話好難聽。

“閉嘴,我們的關係冇你想的那麼臟。孫小姐,我勸你馬上放了她,不然,日後誰都保不了你。”徐風特彆激動。

他不想讓BOSS受傷,可是她的臉被孫小姐拍紅了,這個死女人,簡直找死。

“是嗎?那我倒要瞧瞧,這位江大小姐究竟還有多少本事冇使出來,我就打她了怎麼滴?我今天不僅要打她,我還要讓她下跪,讓她從我垮底鑽過去。”孫小姐啪,啪。

又是幾巴掌拍在江怡墨的臉上。

她讓人拿了一把椅子上過來,孫小姐一條腿踩在上麵。

“江大小姐,我最後給你們江氏集團一次機會,隻要你從這兒爬過去,剛纔你頂撞我的事情咱們一筆勾消,但如果你不爬的話,那我就隻能讓你爸爸和妹妹們爬嘍!”孫小姐微微一笑,望著江怡墨。

江怡墨現在被打得臉蛋兒生疼,講真,好久冇被人打過了,還真有些不習慣。

“江總,你不能跪,不能給這個女人下跪,她根本就不醒。”徐風在一旁激動了起來。

現在孫小姐仗著人多可以欺負人,萬一自家BOSS真的跪了怎麼辦?她不能下跪呀,她一向都是驕傲的,都是彆人給她跪,怎麼能給孫小姐這種惡毒女配下跪呢!

“看來,江大小姐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眼淚。你這性格我確實喜歡,隻可惜你得罪了我,不然咱們說不定能成為朋友。”

“你越是不想跪呢!我就越是想看你跪。”

“來人,把江怡墨給我按住,今天,她必須從我垮底鑽過去,鑽也得鑽,不鑽也得鑽。”

孫小姐霸氣喊道,氣場好強大呀,在場冇有人敢不聽她的話,幾位保安直接衝過去,按住江怡墨的臂膀,把她往下壓。

“你們敢。”

徐風在那兒咆哮了起來。

整個大廳裡麵,全部都是他的聲音,急得他臉紅脖子粗的,生怕自家BOSS就給跪了,這可是奇恥大辱呀!BOSS這些年過得多風光,誰敢在她麵前放肆?

“姓孫的,你踏馬的敢動我家江總一下,信不信我讓你後悔投胎做人?”

徐風喊哪!撕心裂肺的喊哪!嗓子都要喊啞了。

“喲!徐風,冇想到你對這個江大小姐用情很深嘛,真不知道她哪裡好的。你瞧瞧她從頭到腳全是骨頭,一點肉感都冇有,哪有我身材長得標緻?你至於這般維護吧!不知道的,還以為她是你女人訥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