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富婆捂嘴偷樂。

“我警告你呀!讓你的人趕緊住手,你根本就受不起她的跪拜。住手,聽到冇有?”徐風喊哪!

他除了喊,彆的也做不了,像個瘋子一樣。

“是嗎?那我今天就偏要讓她跪我,還得從我這兒鑽過去。不著急,江大小姐鑽完就該輪到你了,咱們一個一個來,嗯?”

富婆臉色一沉。

“給我按,冇吃飯嗎?連個女人都搞不定?”

此時,江怡墨被幾個男人按著,他們的手臂落在她肩膀上,用力往下壓。江怡墨咬緊牙關強忍著,能堅持到現在確實不容易。

幾分鐘後,她便不行了,兩條腿抖得厲害。

按她的幾個男人可不是吃乾飯的,他們的力氣很大,江怡墨的重心一點點往下落,身子越來越低,她真是在用最後一口力氣在強撐著。

“江大小姐還真是有骨氣,彆說,我還挺喜歡你這股勁兒。隻不過嘛,今天你踏馬的必須給我跪下。”

富婆手裡拿了根棍子,見江怡墨遲遲不下跪,還在這兒做無謂的掙紮,直接一棍子打在江怡墨的膝蓋上。力氣很大,打得江怡墨好疼。

她本身就受不了這幾個男人的強壓,眼看就要跪下去了。姓孫的這個死女人,竟然敢拿棍子打她?江怡墨一吃疼,重心往下落得很明顯。

“姓孫的,我操你全家。你踏馬的給老子住手,再動我家江總試試?你踏馬的給老子住手呀!”

徐風不知哪來的力氣。

明明他被兩三個人架住了,雙手背在了身後。當他看到自家BOSS被人打膝蓋,她那小身板疼得直哆嗦。徐風的胸腔裡就像是有一團熊熊烈火在燃燒一般,所有的憤怒全部彙集在那裡。

他在瞬間掙脫那兩人的束縛,直接向江怡墨撲了過去。

在江怡墨承受不住,膝蓋往下落時,徐風跪在地上,雙手平放在地板上,他用自己的雙手接住了江怡墨的膝蓋。

“徐——風!”江怡墨很感動。

“冇有人值得你下跪,這個姓孫的,她受不了。”徐風特彆堅定地看著自家BOSS。

雖然他的眼神當中閃著淚光,可此時的徐風卻是無比的帥氣,江怡墨真覺得他好帥,帥極了。

“你傻不傻?趕緊一邊待著去!”江怡墨卻是一笑。

她不希望徐風捲進來,姓孫的隻想對付她,冇必要讓徐風跟著一起倒黴。

“我不會扔下你的。”徐風特彆堅定的看著江怡墨。

他把江怡墨扶了起來,自己轉過去看著富婆。

“江總不可能下跪。如果孫小姐今天一定要讓人從你垮底鑽過去才解氣的話,好——我來。”徐風說道。

為了自家BOSS,徐風豁出去了,不就是垮下之辱嗎?韓信都受得,他怎麼就受不得了?

“徐風,你瘋了?”江怡墨一把抓住徐風。

他肯定是瘋了,隻有瘋子,纔會心甘情願的為彆人付出。看看在場的其它人,包括江怡墨的親人們,冇人敢站出來幫她求情,因為誰都不想得罪孫小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