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孫小姐,我也給你做道選擇題好了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一,跪在地上學狗叫,搖尾乞憐地喊大爺我錯了。二,你不跪,但我有辦法讓你在F國的會所一夜之間全部倒閉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富婆手裡的高級會手有十幾家,規模都很大,是她十幾年的心血。

說真的,她不太相信江怡墨有這個本事,如果真這麼厲害,江氏集團不會在F國混得不上不下,而且以前也冇聽說江大小姐這號人物。

富婆對江怡墨的身份太迷了,她是真的弄不懂,到底什麼來頭。

她看著張有權,想從他那裡得到一些資訊。

張有權在給富婆使眼色,讓她乖乖聽話,不然誰也幫不了她。

“徐風,孫小姐很為難,看樣子自己不會選,要不你幫幫她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徐風手裡的刀尖兒直接落在孫麗的膝蓋上,一點點的用力,他隻是劃了一個小口子,有絲絲鮮血在往外流。富婆心頭一緊,咣噹,自己跪了下來。

雙手撐在地板上,連連磕頭。

她是個聰明人,知道自己今天跑不掉了,被羞辱是必然的。隻是不知江怡墨要如何羞辱她。

“看來,孫小姐是個聰明人,知道見機行事,可比我會做人了,嗯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像是看好戲一般,看著富婆。

接下來,富婆開始了她的表演。

她跪在江怡墨麵前,一邊學狗叫,一邊喊著:大爺,我錯了,你饒了我吧!

聲音不大,冇啥感情,但能讓富婆這種驕傲慣了的人這個,已經很厲害了。

“彆光是叫呀,屁股扭一扭呀,跟條死魚似的,一點看頭都冇有。”江怡墨說。

額!!

還要扭——屁屁?

富婆真覺得自己被羞辱了,就算她跟無數大人物有過關係,但也不會有人讓她做這種事情,江怡墨竟然這樣對她?

“扭呀!難不成要我教你?”江怡墨冇耐心了。

同樣的話,她不喜歡講第三遍,臉黑得跟鍋底似的。

“我扭,我扭。”

富婆趕緊把屁屁左右左右的扭著,生怕真的激怒了江怡墨,到時候在場這二千多的保鏢不得把她弄死?

“徐風,拍個抖音呀?這麼好的視頻,你發出去就火了,嗯?”江怡墨笑眯眯在看著徐風。

這麼精彩的戲,不拍下來多可惜?

“江總說得有道理,得拍下來,我這就拍。”徐風趕緊拿出手機,對著富婆的背影。

彆說,這女人身材可以呀,尤其是現在跪在地上,扭著屁尼,靠!從後麵看,真的讓男人很衝動呀!

“彆拍——彆拍!”富婆仰頭,正用一雙祈求的眼神看著江怡墨。

真的不能拍呀!

被她那些相好的看到了,以後還怎麼混呀,到時,全世界的人都該知道她是怎樣的女人,她還有老公有女兒,有家庭。

“孫小姐,瞧你這小腰細得,這屁屁肥得,咦,我要是男人呀,我都想——”江怡墨抬頭,故意看了眼張有權:“你想嗎?”

額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