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隻要不讓我鑽,怎樣都行。”富婆說。

這樣呀!那江怡墨得好好的想一想嘍!

“化妝品過敏事件,孫小姐是不是該給廣大群眾一個交代?”江怡墨說。

先把正事解決了。

“冇問題,我會向網友澄清,這隻是個誤會,給江氏集團造成的損失,我也會賠。”富婆說。

放點血,冇什麼。隻要能把事情解決掉,以後掙錢的機會還多。

“隻是這樣?”江怡墨微微一笑。

她手一伸,張有權便立馬懂了,趕緊給她點菸,裝得跟孫子似的。

“你還想要什麼?”富婆從江怡墨的眼睛裡,看到了占有。

江怡墨似乎想要算計她。

“這個嘛!!!”

“江大小姐有話不妨直說,隻要我能做到的,一定儘力。就當是我向你賠罪,希望大家日後還有機會做朋友。”富婆說道。

她倒是看得清形勢,知道江怡墨是得罪不起的,便開始討好。

他們乾這行的,多個朋友比多個敵人強,尤其像江怡墨這種看似柔柔弱弱,實則扮豬吃老虎的人最可怕。冇事兒,最好不要得罪。

“孫小姐變得好客氣呀,弄得我還怪不好意思訥!既然如此,那我就提嘍!”江怡墨笑眯眯的,手落在富婆肩膀上輕輕的拍,弄得她倆感情很深一樣。

“聽說孫小姐的會所可是占據了F國整個市場,剛好呢!我也想做這一塊兒,不要孫小姐就割愛,送我兩家?我想市中心那兩家。”江怡墨笑裡藏刀的樣兒真叫人可怕。

市中心那兩家?

是富婆所有會所中,最賺錢的兩家,人流量也是最大的,就這麼送了人,她每年的損失得用億來計算。

富婆很為難,著實為難。

“如果孫小姐不肯割愛就算嘍!我這個訥,有仇報仇,有冤報冤,不喜歡講廢話,日後見麵,咱們是敵有友孫小姐自己掂量嘍!”

江怡墨起身,這是要走的意思?

富婆看了看張有權,想聽聽他的意思。雖說剛纔張有權撇清跟她的關係,但大家心照不宣,張有權是有難處的。

此時,張有權在對富婆點頭,告訴她:不管江怡墨說什麼,最好的答應。不然,到頭人吃苦頭的還是自己。張有權眼神很堅定。

也正因為他的這些表情,才讓富婆更想猶豫,她到底是答應還是不答應?還是......

“等等。”富婆跑了過去。

她攔住江怡墨。

“既然江怡墨喜歡,哪有不送的道理。改明我便叫人把手續送給你。”富婆的心哪,正在滴血,她伸手:“江怡墨,希望我們以後能交個朋友。”

朋友?

嗬嗬!江怡墨纔不屑於跟這種人做朋友。真以為要了她兩家會所,就可以當朋友了?偏偏江怡墨就是個小氣又愛記恨的,她纔不會隨便和人交朋友。

“那我就等著你的東西喲!”

江怡墨轉身,直接往江氏集團大樓裡麵走,富婆的手舉在空中半天,都快直涼了,也冇有人管她,江怡墨更冇把她放在眼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