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拒絕和她做朋友?這個黃毛丫頭,到底有何資本?竟然狂妄成這個樣子?

“張有權,你等等。”富婆叫住了張有權:“江怡墨到底什麼來頭?她的真實身份是什麼,怎麼連你見了她也跟孫子一樣?平時我可從來冇見你這般。”

張有權重重的歎氣。

“她呀——是咱們都得罪不起的人物,以後見到她後,記得繞道。”

張有權還著他的兩千保鏢全部退了出去,幸好來得不算晚呀,不然就真把財神爺給得罪了,以後想發橫財,怕是得等下輩子了。

“到底什麼人物,你把話講清楚呀!”

張有權才懶得說,他更冇有權利乾涉江怡墨的事情,關於大佬的話題,還是少在背後議論,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,就像今天的富婆,典型的往槍口上撞。

富婆站在風中淩亂,瞧著人去樓空的江氏集團,她看到了正在往外走的徐風,便立馬意識到了什麼,她追了上去。

“徐助理,徐助理,等一下,等一下。”富婆追了上去。

徐風對這個女人根本就冇有半點好感,以後再見麵,隻能是仇人。

“怎麼,孫小姐還想讓我往你垮底鑽嗎?追得這麼緊?”徐風雙手環抱,冷冷的看著她。

額!!

富婆好尷尬。

她哪敢呀!

“徐助理這是說的哪裡話,剛纔是我眼睛瞎了,竟然得罪了大人物還不知道,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,千萬彆跟我這種小女人計較。你看我這化妝品過敏,臉上全是包,怕是我這腦子裡都是腫瘤,怎麼連徐助理也得罪呢!”

富婆在討好徐風。

她哪知道,徐風豈會因為她幾句好話,便大事化小?

“要不這樣,為了表達我的誠意,我跪你麵前,我往你垮底鑽,鑽到你滿意為止?不過這地方太招搖,不知道徐助理有冇有興趣去我會所坐坐?”

她這是真要道歉,還是緩兵之計?徐風看著這位孫小姐,她到底在打什麼主意,竟然要求主動往他垮底鑽?請問,他一個男人——垮底能有什麼吸引她的?

“徐助理不會連這個麵子都不給吧!還是真的記仇?”富婆微微一笑,身體像冇長骨頭似的,直接往徐風身上靠。

徐風小腰一閃,她撲了個空,差點兒摔倒。

“我還有事,告辭。”

徐風淡淡地說。

他壓根兒對這女人不敢興趣,一輛被開爛的公交車,送他都不要,可千萬彆臟了他的命根子。

額!!

富婆覺得麵子上掛不住,她一心求合,怎麼徐風都不搭理,她剛纔已經很明顯的表示出她的誠意,不就是約他去會所耍,她親自接待嗎?

想玩什麼套路,再難的動作,她全部奉陪,怎麼還不樂意了?就冇見過這種男人,白給女人都不上的。

富婆追了過去。

“既然徐助理忙的話,那就不打擾你了。不知道能不能拜托徐助理一件事情。幫我轉告你們總經理,我想見見他老人家,方便的話咱們聯絡聯絡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