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富婆雙手遞出名片,很殷勤。

徐風卻是笑了。

這個孫小姐,她到現在也不知道江怡墨就TM集團的總經理,自己都把財神爺給得罪了,現在還想套近乎?怕是這輩子都不可能合作了。

“我看——還是不必了。”徐風淡淡地說著。

不必?

這是什麼意思?哪有人放著生意不做的?就算剛纔發生了些不愉快,但都過去了,哪有永遠的敵人?

“徐助理,你這是什麼意思呀!如果你家BOSS實在忙的話,我可以等的,等他有時間再見我,這倒不是特彆的著急,隻是你連名片都不收,這......不好吧!”富婆好難呀!

她就想跟TM集團合作,畢竟剛纔被江怡墨那個死女人坑走了兩家地段最好的會所,她得想辦法止損呀!

徐風淡淡地看了眼富婆。

“名片就不用了,你們已經見過了。至於合作,我想她應該不感興趣。”

徐風單手插兜,特彆灑脫的走掉了。

看著他傲慢的背影,富婆卻是一頭霧水。徐風剛纔那句話究竟什麼意思?

江氏集團,總裁辦公室裡!

江怡墨,江雨菲,江誌國,繼母,助理,全部都在辦公室裡麵待著。

江怡墨毫不客氣的坐在爸爸董事長的位置上,二朗腿翹得可自然了,她自己拿著棉簽,在處理臉上的傷。

啊!!!

疼,疼,疼。

江怡墨隻是拿棉簽碰了下,就覺得好疼。算了,還是不用了,越弄越疼。江怡墨抬頭,突然發現,所有人都把她盯著,就像狗看星星一樣。

“有事?”江怡墨說。

爸爸江誌國走了過來,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。

“小墨呀,剛纔真是多虧了你,要不是你,怕是咱們江氏集團真的要完蛋了。爸爸欠你個大人情呀!”

江誌國真的覺得很欣慰,他這輩子除了做生意成功之外,還生了一個好女兒,真像當年的自己。

“突然這麼客氣,弄得我挺不習慣的。也不是啥大事兒,忘了吧!”江怡墨笑了笑。

都是小事兒,江怡墨不想弄得大家氣氛太怪,還是像以前那樣,見麵就掐才更好。

“小墨呀!剛纔你真的好威風,孫小姐平時何等風光的人,可從來冇見她對誰服過軟,這次她怕是吃了大虧,以後應該不敢再惹我們了。小墨呀,媽能問問,你究竟是做什麼的嗎?你的真實身份,應該不僅僅隻是酒店服務員這麼簡單吧!”

繼母在打聽江怡墨的身份?

這個女人,花花心腸一大堆,指不定又在算講什麼。

“哦,那依你看,我是乾什麼的?”江怡墨雙手撐著下巴,趴在桌子上,笑眯眯的望著繼母。

繼母眉頭一皺。

“我哪猜得出來,大家隻知道你在酒店上班,是個服務員,雖說後來爸爸讓你進江氏當副總,那也隻是掛了個名,你可一天都冇去過。看樣子你很忙纔是,不知道在哪裡高就?說出來讓大家也開心開心嘛!”

繼母麵帶微笑的樣子還真是讓人覺得討厭,她又想打什麼如意算盤?莫不是盯上了江怡墨剛剛從富婆那兒弄來的兩家會所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