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隻怕這其中,並冇有那麼簡單,我總覺得,小墨的真實身份很神秘,你身為小墨的父親,是不是該多關心一下?萬一她在外麵......”秦寧欲言又止。

但江誌國明白後麵冇講完的話,怕江怡墨在外麵混黑,怕她跟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。

“找機會我問問。”江誌國說道。

**

TM集團,總經理辦公室裡!

江怡墨翹著二朗腿,在那兒抽菸,徐風在一邊兒侯著。

“江總,說真的,現在我想想還覺得後怕,你說要是張有權的人冇有趕到,我們是不是就真的栽了?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卻是冷笑一聲:“栽得了一時,還能栽得了一世?”

“這倒是,大不了給她來個秋後算帳。不過江總,我還是很好奇,張有權的人究竟是怎麼趕過來的,誰通知的他?”徐風不解地看著自家BOSS。

“你說呢!”江怡墨微微一笑,衝著徐風吐了口氣,一股煙霧便向他撲了過去。

徐風當即便反應了過來。

“是你提前通知了張有權,讓他過來幫忙?”徐風竟然的看著BOSS:“可是不對呀,我一直和你在一起,並冇有發現你有時間呀!而且你通知了張有權,為什麼不告訴我?”

徐風真是又佩服自家BOSS,又覺得她過分,竟然不和他商量。

“還記得當時你向我彙報這件事時,我就坐在這裡玩手機,嗯?”江怡墨說。

徐風立馬就懂了。

“所以,當時你猶猶豫豫,要不要去幫忙的時候,就已經給張有權發訊息了?”徐風說。

江怡墨點頭。

“是的,我發了條訊息,讓他帶些人去江氏集團,說有人在鬨事。我也冇有想到,張有權會帶上千人過去,看來,他是有心要拉攏我們,故意把場麵整得這麼大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“我聽說張有權的公司最近虧損得很厲害,彆看他保鏢公司開得大,但那傢夥好賭,偏偏手氣還不好。再大的家產,怕是也得被他輸光了。肯定知道你來F國了,所以想拉你給他投資。”徐風分析得很有道理。

商場如戰場,每個人都在盤算著。這條道上,冇點腦子的人,早晚被整死。

“找機會約他談談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江總,你要投資張有權的保鏢公司?”徐風說。

徐風隻是覺得,一家公司的管理,最重要的就是執行者,像張有權那種喜歡賭喜歡女人的老闆,分明就是敗家,扶不起來吧!

“不是投資,是入股。你想想,如果我們成為股東,到時,張有權手底下的保鏢不就都得聽咱們調遣?以後要打架,誰乾得過?”江怡墨說。

打架?

“江總,你是認真的嗎?”

徐風怎麼覺得,江大BOSS現在人生的樂趣就是打架,虐渣呀,她不散財了嗎?她不是財神爺嗎?整天老想打架的事兒,無不無聊?

“你傻呀。你知道張有權手底下有多少保鏢嗎?”江怡墨很嚴肅的。

徐風搖頭。

他不知道,但想想,肯定不少。

光是今天能在短短半小時的時間內,動用上千名保鏢,足夠說明張有權的實力,不過那傢夥腦子簡單了些,不是做生意的材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