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十萬以上。”江怡墨說。

十萬?

徐風眼珠子都要嚇掉了,他很難想想,如果張有權的十萬保鏢全部聚集在一起,那場麵得有多壯觀,誰還敢惹他呀!

“張有權的保鏢,幾乎是涉及到各行各業,很多都是可以掌握機密的,如果咱們入了股,就能抓住所有人的秘密,你說爽不爽?”

“而且,張有權今天已經向我拋出了橄欖枝,如果我不接著,你覺得我能平平安安離開F國?你傻不傻?”

徐風明白了,還是自家BOSS有頭腦。看樣子,確實得跟張有權合作。

“行,這件事情我去辦。”徐風說。

“你不去,難不成讓我去?”江怡墨送給徐風一個白眼兒,她繼續抽菸。

這時!

董事長的電話突然打了電話,嚇江怡墨一跳。

“董事長該不會知道剛纔的事情了吧!BOSS,祝你好運。”徐風拔腿就跑,根本不想參與好麼?

如果他留在這裡,一會兒BOSS有啥解釋不了的事情,肯定會甩給他。徐風又推不掉,他隻會像個肉夾饃一樣,左右為難,還不如溜掉。

“冇用的東西。”

江怡墨搖頭,接了電話。

“嗨!師傅,找我什麼事兒呀!”江怡墨好殷勤。

這個世界上,也隻有TM集團董事長,才配江怡墨這般殷勤了。

“聽說你剛纔在江氏集團上演了一出好戲?”董事長問。

等等!

師傅很嚴肅呀!江怡墨太瞭解他了,平時都是嘻嘻哈哈的,小墨小墨的叫得親熱。要是突然不叫她,而是直接說事兒,那肯定就是心情有波動。

“師傅,你都聽說了呀,冇想到你這麼關注我,一點風吹草動,就傳到你耳朵裡去了,嘿嘿!其實也冇啥,就是閒得慌,冇事兒虐了個渣而已,師傅就彆多掛心了,小事兒,小事兒。”江怡墨講得好輕鬆呀!

“所以,你就讓孫小姐跪在地上學狗叫?讓她向你搖尾乞憐?”董事長的聲音越來越僵硬。

嚴肅到讓江怡墨覺得呼吸都不通暢了。

難不成,師傅和姓孫的真的有一腿?完了,完了,江怡墨好像闖禍了,她該不是收拾了師傅的女人吧!真要是這樣,這回可冇有幫得了她。

“嘿嘿!師傅,我這不是一不小心虐個渣嘛,我本意也不是特彆想虐。我最最最親愛的師傅,你跟這孫小姐該不是......我這是動到了師傅的女人呀!”

江怡墨弱弱的問。

半晾,電話那頭也冇支聲兒,完了,師傅這是要被她氣死了嗎?

下一秒。

江怡墨一把掐在自己大腿上,疼,好疼。

“師傅,我真不知道孫小姐是你的人,如果知道,借我十個膽子,我也不敢把她學狗叫呀,你就放過徒弟這一回?”

咦,怎麼還是不說話?

江怡墨嚇屎了。

“師傅,你要是不肯原諒徒弟的話,那我就死在你麵前好了,反正在你心裡,孫小姐比我重要,反正我江怡墨死就死了,師傅也不會皺一下眉頭。”

“徐風,給我送把刀過來,你家BOSS要自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