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拿著手機,在那兒儘情的發揮,演得可好看了。

電話那頭,董事長雖說瞧不著,但他能腦補江怡墨浮誇的畫麵,冇忍住,突然就笑出了聲來。

“師傅——你冇生氣?”

江怡墨發現,自己好像被師傅耍了,他應該不是生氣,他這是......無聊,找她當樂子?

董事長大笑。

“我為什麼要生氣?”

不生氣?真的不生氣嗎?

“那你剛纔怎麼好嚴肅?平時你生氣的時候才那個樣子的。”江怡墨無語。

“剛纔逗你玩的。”董事長笑了笑,他立馬又變得嚴肅起來:“小墨,你給我記住了,TM集團的人不是好欺負的,以後不管是誰,隻要敢欺負我徒弟,直接報師傅大名,不管對方多大來頭,狠狠的打回去,絕對不能丟了TM集團的臉,師傅支援你,雙手雙腳支援你虐渣,嗯?”董事長好霸氣。

江怡墨卻有些懵了。

所以,師傅冇有生氣,他專門打通電話過來,就是為了告訴江怡墨,讓她放心大膽的去虐渣,師傅支援她?就這麼簡單嗎?

“師傅,可是我打的人是孫小姐,聽說你跟她好像有過一段,你真的不生氣嗎?”江怡墨又問。

“逢場作戲,我跟她冇什麼。倒是你,聽說被她打了幾巴掌,臉疼不疼?下次不許再捱打,隻能你打彆人,懂嗎?”董事長好霸氣。

江怡墨都快感動死了。

“師傅,你這麼暖,我可能會愛上你。”江怡墨舉著手機,對著電話裡頭親。

董事長知道,江怡墨就是個長不大的小丫頭,她能有如此孩子氣的一麵,是因為他寵著她,她纔會在他麵前偶爾撒嬌。

“師傅也愛你,好了,去工作吧!想要回報師傅,就給我好好掙錢,嗯?”董事長掛了電話,他臉上始終掛著微笑。

每次和小墨通完話,都像和親女兒通電話一樣。他之所以這般寵江怡墨,是因為他曾經也有一個女兒,兩歲的時候便死了。

每每看到江怡墨,就會讓他想起那個孩子,他便會不知不覺對江怡墨好。而江怡墨,從來冇有讓他失望過,或許,真是上輩子的緣份吧!

掛了電話。

江怡墨半晾纔回過神來,她覺得好不可思議,師傅竟然不怪她太高調,甚至還支援她虐渣打臉,要不要這麼爽呀!那她以後不是要一直虐渣一直爽嗎?

徐風走了進來,他提了一提紙巾,全是給江怡墨準備的。

“江總,你想哭就哭吧!董事長平時說話就難聽,誰還冇被他罵過呢!女人哭吧哭吧不是罪,瞧,紙都給你準備好了,管夠。”

咦!

徐風猛然抬頭的瞬間,他發現BOSS冇有哭訥!不但冇有哭,她反倒還在笑。這是什麼情況?難道剛纔冇有被董事長罵?

不可能呀!

兩年前,徐風可是在國外見過孫小姐,知道她跟董事長有來往。

BOSS現在等於是動了董事長的女人,不把她罵得狗血淋頭就算不錯了,怎麼冇哭,反倒在笑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