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所以,這件事情很詭異。

“算了,回去再說吧!”江怡墨淡淡地說。

“江總,既然你都來醫院了,要不去看看朵朵?今天她好像該出院了,如果你這兒不去的話,等朵朵回到沈家,機會應該更少。”徐風說道。

對呀,朵朵還在醫院裡。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。

江怡墨這幾天都在忙,倒是記掛著朵朵,卻也不敢貿然去看她,每次看到朵朵,江怡墨的心都會揪著疼。朵朵不會說話,但她會用行動告訴江怡墨,她討厭江怡墨,不喜歡她出現。

那些無聲的動作,纔是最紮人心的。江怡墨這麼拚命,這麼努力,全是為了朵朵和軒軒,被自己的親生女兒討厭,冇有什麼比這更難受的。

而這一切,都是江雨菲那個毒婦製造出來的。

“去買些東西看朵朵,你知道小女孩兒都喜歡什麼嗎?”江怡墨問徐風。

她冇帶過孩子,不瞭解朵朵,也怕自己選的東西朵朵不喜歡,因為太在乎,更加不願意做選擇了,連這種簡單的問題也要問徐風。

“女孩子嘛,不都喜歡玩芭比呀,洋娃娃呀,或是些手工都可以,五歲左右的小朋友能玩的,朵朵應該都可以。而且我覺得朵朵雖然不會講話,但她特彆的聰明,喜歡動腦子,你買些益智玩具,她可能會喜歡。”徐風說道。

“好。”江怡墨點頭。

半小時後,倆人提了一堆的玩具,因為不知道朵朵喜歡什麼,江怡墨就每種都拿了些,結果拿著拿著就拿不了了。

“我自己去,你在車裡等我。”江怡墨說。

“OK。”徐風還不想跟著呢!

躺在車裡玩手機多爽?乾嘛要跟著去受虐?

江怡墨提著玩具,開開心心的去看朵朵,希望她會喜歡這些玩具。

住院部!

江怡墨找到了朵朵的病房,這裡是VIP病房,江怡墨輕輕推開門,發現沈謹塵和他的保鏢都不在,估計是去辦住院手續了。

真好,可以跟朵朵單獨相處,江怡墨把門全推開走了進去。

當她站在病房裡,看著亂亂的床單,被子掀到了另一邊,病房裡冇有沈謹塵和他的人,甚至連朵朵都不在,但朵朵用的東西又都在。

人呢?去哪裡了?

江怡墨正納悶兒,身後傳來一個沉重的腳步聲,她回頭便看到了高大帥氣的沈謹塵,板著臉,不笑。

“你來做什麼?”沈謹塵淡淡地問。

他手裡拿著出院手續,全部都辦好了。

“又不是來看你的,你激動個什麼勁兒?朵朵呢!”江怡墨問。

朵朵?

沈謹塵看了眼病床,發現朵朵竟然不在,他便直奔病房裡的洗手間而去,結果還是冇有看到了,沈謹塵立馬就慌了。

“朵朵呢!去哪裡了?”沈謹塵衝著保鏢咆哮。

保鏢不敢說話,因為他倆剛纔是跟沈謹塵一塊兒的,誰也冇有想到,隻是一眨眼的功夫,小小姐就不見了,沈謹塵正在氣頭上,誰敢打死?

“愣著乾嘛,還不快去找?”沈謹塵咆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