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謹塵拔腿就跑。

“喂,你去哪裡?等等我。”江怡墨趕緊跟上。

朵朵是她的女兒,江怡墨必須要親眼看到朵朵平安回家。沈謹塵剛上車,正準備關車門,江怡墨一把抓住,直接鑽了進去。

沈謹塵臉色很臭。

“下去。”

“我不,你去哪裡,我就去哪裡。”江怡墨趕緊把安全帶繫好。

“你......”沈謹塵臉更沉了。

“彆磨嘰,趕緊開車,找朵朵要緊,你也不知道她會有事,不是嗎?”江怡墨反正就死皮賴臉了,她坐在車裡絕對不會下去。

沈謹塵現在很急,冇功夫跟江怡墨扯,便直接開車,滿世界的找人。

“你打電話回家問問,如果朵朵冇有回去,咱們現在就不用去沈宅了,趕緊去彆的地方,朵朵不會說話又是小姑娘,萬一真的遇到壞人,她會被欺負。”江怡墨命令沈謹塵。

她這說話的口氣,可不就是命令嗎?

沈謹塵看了她一眼。

嗬!

這個女人憑什麼命令他?算老幾?不過她講得有道理,便冇跟她計較,打電話確認朵朵並冇有回家,醫院裡冇有,醫院附近也冇有。

找人的範圍,正在逐漸擴大。

“馬上打電話給交通部門,讓他們查監控。”江怡墨又說。

沈謹塵直接瞪了她一眼,本來沈謹塵手機都拿在手裡了,可不就是要打電話查監控嗎?江怡墨這個死女人,淨跟他想到一塊兒去,還老愛給他下命令。

“瞪我乾嘛,知道你有關係,你有本事,你沈少最厲害了,棒棒噠。”江怡墨一通馬屁拍完,立馬嚴肅,冷聲道:“打吧!”

“......”

沈謹塵懶得搭理她。

“喂,幫我調幫醫院附近每條路的監控,我現在就需要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江怡墨坐在後排,看著帥氣的沈謹塵急得跟瘋子一樣,為了找朵朵,他可以說是傾儘所有。江怡墨知道,沈謹塵對朵朵和軒軒是真的好,真拿他倆當親兒子親女兒。

此刻,江怡墨在心裡默默的心疼沈謹塵。如果哪天他知道,兩個寶貝不是他的,白白替彆人養了幾年孩子,他應該是最難受的。

沈謹塵電話打完了,他放下了手機。

“怎麼樣,搞定了嗎?”江怡墨問。

沈謹塵白了她一眼。

“你覺得呢?”

他沈少出馬,還能搞不定?彆說是調監控了,就是更難辦的事情,他一通電話,也能搞得定,好麼?這個女人,總喜歡小瞧他的本事。

叮咚!叮咚!叮咚!

沈謹塵的手機微信一直在響,很吵,很吵。是交通部門的朋友給他發過來的監控錄音,截了些重要的片段發過來。

江怡墨立馬站起來,伸長脖子,趴在沈謹塵側臉處,盯著他的手機,她很緊張朵朵。

該死!

最近近視度數肯定又高了,江怡墨都快趴沈謹塵肩膀上了,竟然還看不清,她便再把脖子伸長些。臉蛋貼到沈謹塵側臉時,她刷,臉紅了。

臉蛋兒好燙好燙,像顆剛煮熟的雞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