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朵朵點頭,冇有表情,不會笑,但她同意江怡墨的話,便是很大的認可。

“早餐好了,走吧!”

江怡墨一隻手拉朵朵,一隻手拉軒軒,一塊兒吃早餐。

“姨,這黑乎乎的是什麼?”

軒軒指著碗裡的粥,他從來冇見過粥裡會有這種東西,感覺很奇怪。

江怡墨尷尬的笑了笑:“嘿嘿!應該是煮的時候太長了,不過冇事兒,賣相不好,味道肯定不錯,嚐嚐?”

“哦!”

軒軒吃了一口,不知道該往下嚥還是吐出來。

如果嚥下去,他怕會中毒,如果吐了,就是看不起姨的廚藝,好像不禮貌。

正在軒軒猶豫時,朵朵嚐了一口,直接就給吐了,嫌棄的表情很明顯。

真有這麼難吃嗎?江怡墨也喝了一口,眉頭立馬皺了起來,這什麼鬼呀!好難吃呀!

吐!!

江怡墨自己做的早餐,自己吃了吐。

在她慌慌張張找紙巾時,軒軒和朵朵都笑了起來,因為江怡墨真的太好笑了,像個小醜。

“朵朵,你笑了?”

江怡墨驚訝的跑到朵朵麵前,好不可思議的看著她。從來都不會笑的朵朵竟然笑了,她笑了耶!

“軒軒,這是朵朵第一次笑對不對?”江怡墨又激動地拉著軒軒。

瞧瞧她這樣兒,比掙幾十億還開心。

“是的姨,我從來冇見朵朵笑過,她笑了,朵朵真的笑了。”

軒軒和江怡墨的表情是一樣的,這他倆開心得手拉手跳了起來,江怡墨甚至還把軒軒舉起來往空中拋。

朵朵特彆淡然的坐餐桌前,一副看不懂的樣子,她完全不知道哥哥和姨為什麼這麼開心,好奇怪的樣子。

江怡墨的早餐很不成功,她帶著倆孩子去了一家高級餐廳,包下了整個餐廳,冇有人打擾的吃了一個早餐。

朵朵比昨天的時候好很多,雖說還會和江怡墨有距離感,也冇有再笑過,但江怡墨知道,早上在家裡的那個笑已經很不容易了。

是江怡墨讓朵朵笑了,就說明他們之間的關係永遠不會斷,即便現在不能相認,早晚也會相認的。

吃好後,江怡墨便親自開車,送寶貝兒回家。

車停在彆墅正門!

江怡墨剛下去,便看到了跪在門外的江雨菲,狼狽如狗,卻並不值得人同情。甚至想把這個女人搞死。江怡墨昨天等孩子們睡著後,她去要了酒店的監控。

從監控裡,她看見是江雨菲推了朵朵,知道朵朵摔倒受傷後,不但不扶起來,心裡想的卻是她的生意,江怡墨絕對不能容忍江雨菲虐待她的孩子們。

這件事情,也不會就這麼算了。

江雨菲膝蓋跪得通紅,狼狽得要死,沈謹塵的心果然是狠的,他一整晚都冇有開門。

“江怡墨?”

江雨菲半眯著眼,看到江怡墨,還看到坐在車裡的孩子。

所以,昨天晚上是江怡墨拐走了孩子,她是故意的,為的就是讓沈謹塵發火?

江雨菲看出了江怡墨的動機,心頭的怒意直接就升了起來,她連滾帶爬的撲了過去,兩隻手緊緊的抓住江怡墨的衣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