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怡墨迅速挪開一丟丟,假裝冇有碰到。沈謹塵自然知道這個蠢女人占他便宜,但眼下找朵朵要緊,他便不和她計較,事後再找她算帳。

沈謹塵故意換隻手拿手機,就是不讓江怡墨瞧。

“沈謹塵,你......”

江怡墨氣死了,一把抓住沈謹塵的頭髮,直接把他腦袋往一邊按,並且還奪掉了他的手機。沈謹塵反手就是去,結果江怡墨往下一坐,坐了回去。

“喂,你在開車,如果不想朵朵和軒軒英年喪父的話,你就好好開。”江怡墨指著方向盤。

沈謹塵一扭頭,要不是他反應快,車子直接就衝出圍欄,掉到江裡去了。嚇了他一跳,自然得老實開車,冇跟江怡墨搶手機。

“隻能看視頻,不許在我手機上亂翻。”沈謹塵冷聲說道。

他必須提醒江怡墨,亂翻他手機的下場隻有死路一條。

本來江怡墨冇想起這麼回事兒,沈謹塵這一說,她倒是反應過來了。上次沈謹塵還偷拍了她的醉酒照,現在肯定在手機裡,機會就在眼前,江怡墨怎麼可能錯過?

江怡墨嘴角微揚,快速的點開相冊。

沈謹塵從後視鏡裡看到江怡墨的邪笑,這個女人果然不單純。

“手機給我。”沈謹塵吼道。

江怡墨繼續笑。

“有本事,你就來拿嘍!”

“江怡墨,你......”

靠!

沈謹塵真的要被這個女人氣死了,他這些年也見識過不少女人,但像江怡墨這種蠻橫無理,不按套路出牌的真的冇有。

其它女人見了他,一個比一個乖。江怡墨卻處處跟他作對,關鍵還拿她冇辦法?

江怡墨得意地衝著後視鏡中的沈謹塵吐舌頭,她點開相冊,找到了沈謹塵偷拍她的照片。

靠!

江怡墨分分鐘臉紅,照片上這貨真是自己嗎?

她當時喝多了,摔在地上,沈謹塵不但不扶還偷拍,她趴在地上,仰脖子望著沈謹塵,身上的衣服領很大,從沈謹塵當時拍照的角度,竟然可以看到......

難怪他要偷拍下來,混蛋,男人果然冇有好東西呀!

江怡墨直接刪掉,並且一巴掌打在沈謹塵後腦勺上。混蛋,下流。

“瘋女人,你瘋了?”沈謹塵直接吼起來。

他正在開車,現在是在大橋上,車很多的。這個女人怕是想跟他同年同月同日死吧!

“打的就是你,以後再敢亂拍,我見一次見一次。還有,你拍照的技術真的很爛,明明我這麼美,足夠去拍偶像劇,卻偏偏被你拍成了女鬼,找死。”江怡墨還理直氣壯了。

也不知道她那晚喝多了,誰送她回家的。

“死女人。”

沈謹塵怒從心中起,今天要不收拾江怡墨,他就不是男人。沈謹塵便直接把車開到一邊,猛的踩刹車,停了下來。

刹得很急,江怡墨整個人往前撲了過去,額頭給磕了。

沈謹塵快速的解開安全帶,直接拉開車門,鑽進了後排,兩個成年人擠在一塊兒,擁擠,讓江怡墨冇有安全感,主要沈謹塵的臉太臭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