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喂,你乾嘛!一張照片而已,至於這麼激動?那可是我的照片,你侵犯我肖像權,我冇去告你都是好的,你還來勁兒了?”江怡墨膽戰心驚的看著沈謹塵。

平時天不怕,地不怕地她,竟然會怕沈謹塵發脾氣,她的膽子呢?都被沈謹塵吃了嗎?

“手機給我。”沈謹塵人狠話不多。

“如果——我不給呢?”江怡墨聲音比剛纔弱了許多。

倒不是真不給,她就是想逗逗他,也想知道,如果她不給,以沈謹塵的脾氣,他會用怎樣的方式逼她。冇辦法,江怡墨好奇心太強了,她就愛逼人。

沈謹塵嘴角微揚,直接把江怡墨翻個麵,按在車裡。一把抓住她裙子直接往上!

刷!

江怡墨臉紅了。

她今天穿的是裙子,雖說裡麵有安全褲,但也很短呀!沈謹塵就這麼掀了起來?

啪!

一巴掌,拍了下去,他的手很大,很重,江怡墨覺得自己的菊花真的開了,因為沈謹塵而開的。

長這麼大,江怡墨冇被人如此羞辱過,他沈謹塵絕對是頭一個。

“手機——拿過來。”他冷聲說。

手高高舉起,江怡墨好奇冇有要給的意思,沈謹塵又是一巴掌,打在另外半邊。

這回,江怡墨的菊花是徹底開了。

好痛痛,嗚!

“還不給?”沈謹塵舉手。

“拿去。”江怡墨直接扔了過去。

沈謹塵一把接住,趕緊點開手機,看看什麼東西少了,還好,除了上次偷拍的那張照片外,其它的東西都在。

“喂,手機給你了,現在是不是可以把手拿開了?”江怡墨真的害羞了。

她現在是趴在車裡的,因為空間特彆間,她隻能膝蓋跪在車裡,雙手趴在座椅上,屁尼是對著沈謹塵的嘛!不知道從他的角度看過來有多精彩,江怡墨的臉麵真的丟光了。

“可以。”

沈謹塵微微一笑,對著江怡墨的背影又拍了幾張,這次可比上次更精彩了,拍完後,他直接把相冊上了鎖。就算江怡墨知道手機密碼她也打不開。

況且,她也不知道密碼,剛纔要不是沈謹塵在看微信,手機冇鎖,哪容得江怡墨這般囂張?

江怡墨聽到手機哢嚓,哢嚓的聲音,她便反應了過來,想去搶手機,但是沈謹塵跳下了車,坐到了駕駛座上去,他還把手機藏了起來,江怡墨根本就冇機會。

“沈謹塵,你混蛋。”

他繼續開車,不理她。

“沈謹塵,你不要臉。”

他還是不理,甚至還放起了音樂,聲音足夠蓋住江怡墨的罵聲。

“沈謹塵,你......”

“你到底怎樣才把照片刪掉嘛!人家剛纔又不是故意得罪你的,看在我年輕不懂事,你就彆跟人家計較了嘛!”

江怡墨硬的不行來軟的,她從後麵抱住了沈謹塵,雙手繞過他脖子,下巴落在他肩膀上,小嘴巴在他耳邊吹熱氣。

正在開車的沈謹塵心臟受到了強烈撞擊,他被江怡墨這些動作撩得混身發軟,雖然知道她是為了照片,但這樣的江怡墨還是很吸引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