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尤其是她身上的淡淡的清香,為什麼他總覺得似曾相識。

“哎喲,人家向你道歉嘛,對不起,隻要你把照片刪掉,以後我就不跟你作對,乖乖聽你的話,沈大少讓我向東,我絕對不往西,好不好嘛,你就刪掉行不行?”

江怡墨繼續撒嬌。

不是說男人都喜歡會撒嬌的女生嗎?江怡墨今天就試試,看看她的魅力值到底有多少。

“讓我刪照片也可以,除非......”

沈謹塵說話了。

“除非怎樣?隻要你刪照片,任何條件我都答應。”江怡墨心頭一喜,直接把臉伸到沈謹塵側臉前。

過分近的距離讓沈謹塵很心慌,他偏了偏距離,和江怡墨保持一點距離。

“上次送你回家,發現你家裡有瓶很特彆的藥,誰送的?”沈謹塵問。

藥?

江怡墨心頭一緊,原來他看到了。

藥是沈謹塵送的呀,當時江怡墨還在沈家彆墅當傭人時,她受了傷,沈謹塵親自拉著她的小手,用他的指間在她掌心塗藥,溫柔的動作,江怡墨現在還記得。

“誰送的?”沈謹塵問。

“不說話?”沈謹塵眉頭微微皺起。

不過是瓶藥而已,她也這般難以啟齒,有秘密不想講?還是什麼?

“看來,你不想要照片了,那不如我給你來個全網發,如何?”沈謹塵說。

他在威脅江怡墨。

全網發?

這不是要讓江怡墨出名嗎?她已經夠有名氣了,隻是所有人冇見過她的真麵目,不知道她身份何等尊貴。但全網發,這是毀了她呀!

“沈謹塵,你卑鄙。”江怡墨急了。

“我卑鄙?”沈謹塵冷笑:“跟你比,這還真不算什麼,全網發這種事兒,你又不是冇乾過,我這不過是現學現賣!除非——你告訴我,那瓶藥你怎麼來的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真的很想知道。

江怡墨的心卻是揪在了一塊兒。

“還不說?”沈謹塵拿起手機,他真的要把照片發出去嗎?

“好啦,好啦,我說,我說還不成嘛!”

江怡墨冇辦法,她隻能妥協,誰讓沈謹塵這傢夥太可惡了訥!

“藥是你的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偷偷的在看沈謹塵的臉,想知道,他此時會是怎樣的反應。藥是他送的,親手放在江怡墨手心的,他還記得嗎?記得他曾經對江怡墨的那些小心動嗎?

“我為什麼要給你藥?”沈謹塵又問。

他的心,開始跳了起來。奇怪,他究竟在期待怎樣的結果?

“因為我受傷了唄!你不知道,當時某人可小氣了,有藥還不給我用,所以,我就——嘿嘿!”江怡墨眉眼一擠,沈謹塵立馬就懂了。

“你搶的?”沈謹塵臉色更是一沉。

就知道,這個女人,從來不會乾好事,霸王硬上弓的事情也做,竟然搶他的藥。難怪那天晚上回家時,他問江雨菲,連她都不知道藥是何時丟的。原來是被江怡墨這個土匪給搶了。

“不然呢!某人可不是什麼善良的人,不過你也是的,一瓶藥而已,竟然現在還找我要,你失憶了倒是冇忘記這個,我服了。”江怡墨冷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