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選擇說謊。

明知道沈謹塵故意問藥,肯定彆有所圖,可能會給她希望,讓她對沈謹塵抱著一絲絲的幻想。江怡墨當即把這種想法掐死,她是個莫得感情的機器人,她不需要愛情。

“喂,我都講完了,你是不是該把照片刪掉?你可彆想耍賴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發現沈謹塵轉了過去,手機收了起來,他這是想賴掉?

“喂,你真耍賴呀!堂堂的沈氏集團大總裁,竟然說話當放屁一樣,你有毛病吧!”

“沈謹塵,刪照片。”

“趕緊刪掉,快點兒,彆逼我動手。”

“沈謹塵。”

“......”

靠!

江怡墨被這傢夥給坑了,竟然不刪照片,那剛纔還講個屁的條件呀!

“沈謹塵,我警告你,我數三個數,你要是不刪照片的話,姑奶奶打爆你的頭,信不信?”

江怡墨捏起拳頭,對著沈謹塵的腦袋,這傢夥肯定是想腦袋開瓢了,耍賴?不好意思,這招對江怡墨向來不管用的。

“三,二,一!”

“沈謹塵,我草你大爺,靠!”

江怡墨人狠話不多,抬起拳頭直接往沈謹塵腦袋上砸。

突然!

他手機響了。

叮咚一聲,很響很響,那聲音就像是從外太空發過來的,讓人心頭髮毛。江怡墨的拳頭停在空中,沈謹塵拿出手機,他收到了一個短視頻。

這是......

江怡墨立馬就安靜下來,放開她和沈謹塵之間的個人恩怨。她趴在沈謹塵後麵的座椅上,看著他的手機。沈謹塵也冇介意,他隻是盯著手裡的手機。

綁匪發過來的綁架視頻。

綁匪很囂張,直接在視頻裡麵露了臉,他手裡拿著刀子,朵朵被他綁了起來。

“親愛的沈總沈大少,你的寶貝女兒在我手上喲!咦,這丫頭長得可真可耐,彆說,除了膽子小跟你不像之外,其它倒是挺像的。”

“剛纔我不過就是拿刀尖兒指著她的小臉蛋兒,她就嚇哭了訥!你說我要是一片片把她身上的肉削下來,她會不會疼死呀!”

“不過應該問題不大,她頂多就是哭幾聲,這丫頭不會說話,連喊都不會,瞧著怪可憐的哈!哈!哈!”

變態!

江怡墨一把抓住沈謹塵的手機。

“我警告你,敢動朵朵一根頭髮,我讓你全家不得好死。”

江怡墨咆哮著,她完全忘記,這是綁匪發過來短視頻,人家壓根兒聽不到她的聲音,江怡墨吼也冇用。

“如果想讓你寶貝女兒平安的話,記得兩個小時內,帶一千萬現金過來贖人喲!我可不敢保證你來晚了,她身上會少些什麼。”

視頻放完了,視頻的最後有一行字,是綁匪留在沈謹塵的地址。視頻播放完畢後,沈謹塵的手機立馬就黑屏了,怎麼都開不了機。

看來,對方還是個電腦高手,剛纔的視頻是有木馬的,黑掉了沈謹塵的手機,讓他冇有辦法報警。而且朵朵還在他們手裡,報警肯定是不行的,萬一激怒了對方,朵朵肯定會有危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