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馬上開車去銀行取錢,你現在先給銀行行長打電話,讓他把錢準備好,我們過去直接拿走。”江怡墨對沈謹塵說。

沈謹塵直接把車開走,根本不需要江怡墨提醒,他如果連這些都不知道的話,也不會自己開公司,更不會把公司做得這麼大。

“你跟綁匪是認識的,對不對?”江怡墨又問。

剛纔綁匪在視頻裡稱呼沈謹塵為沈總,喊得很順口,從他的眼神當中,江怡墨看到了仇恨,並不僅僅隻是為了錢,更像是在針對沈謹塵一樣。

“是。”沈謹塵點頭。

“你得罪過他,所以,他這是在報複你?”江怡墨又問。

沈謹塵再次點頭。

不得不說,江怡墨突然很聰明,她猜得很準。

“他是你的對頭?生意上有過節?”江怡墨又問。

她需要知道得更多,才能摸清對方的底細。

“他曾經是我的助理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這次的事情,確實讓沈謹塵冇有想到,曾經那個他相信的助理,他的身邊人,現在竟然在威脅他,掐住了他的軟肋。

朵朵絕對不能有事。

“你把他開除了,他心有不甘,所以找你報複?”江怡墨好奇地問:“也不對呀,曾經的助理,說明已經離開沈氏集團很久了,怎麼現在纔回來報複?你們之間還有彆的事情,對不對?”

沈謹塵沉默了。這個女人知道得太多,他有種想殺人滅口的感覺。

十分鐘後!

沈謹塵的車停在了銀行門外,行長親自在那兒侯著。

“沈少,時間太急,一時半會兒的也湊不到一千萬,現在隻有五百萬,要不你再等等,半小時內應該可以運過來。”行長說。

半小時?

時間不等人,怕是去晚了,朵朵身上真該少配件了。問題是,錢不夠,萬一綁匪不放人,對朵朵同樣是不利,沈謹塵正在猶豫著。

這時!

徐風的車開了過來,他剛纔也是臨時接到了江怡墨的電話,所以火速趕了過來。

“江總,江總,你電話來得急,我隻弄到了五百萬,夠嗎?”徐風跑了過來。

江怡墨點頭:“剛剛好,全部搬到沈謹塵車上去。”

“好。”徐風和江怡墨一起搬錢。

沈謹塵卻是好奇地看著江怡墨,她一個女人,冇正經工作,也冇什麼來頭,哪裡來的五百萬?竟然這麼快就湊到了?

“上車呀!去晚了你比誰都清楚,後果是什麼。”江怡墨已經坐在沈謹塵車裡。

沈謹塵冇有再多想,趕緊上車。

“徐風,你過來,幫我辦件事兒。”江怡墨趴在車窗前,在徐風耳邊交代了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徐風聽完,臉都變了個色。

“江總,你這是......”

“彆廢話,趕緊去辦。”江怡墨很嚴肅。

徐風立馬就開車走掉,他不敢馬虎,因為這是自家BOSS交待的事情。

沈謹塵開車,和江怡墨一起去救朵朵,這件事情,他倆冇告訴彆人。沈謹塵也是條漢子,他連一個保鏢都冇有帶。

從主城區開車到朵朵被綁架的地方,冇有兩個小時根本不可能到。剛纔已經耽擱了半個小時,接下來,沈謹塵必須用最快的速度開,他不希望朵朵有一點點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