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但他冷靜不了。

向來都是沈謹塵耍彆人,他驕傲了二十幾年,頭一次被人耍,還是曾經自己的助理,一個混蛋。

“既然冇用,那就去死好了。”

沈謹塵抬腳,這是要重重的踩下去嗎?

“沈謹塵,你不想救朵朵了嗎?”江怡墨吼道。

聲音很大,就在沈謹塵的耳邊,她是在提醒他,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,即便再擔心朵朵,也得冷靜下來。而且綁匪這麼做,不就是想看沈謹塵著急上火又冇辦法嗎?

沈謹塵越著急,對方就越得意,救朵朵就越冇希望。

“相信我。”江怡墨抓住沈謹塵的手,眼神堅定地看著他。

沈謹塵這才慢慢抑製住心頭的怒火,他踹了地上的人一腳。

“滾。”

那人連滾帶爬的跑掉了,抱著地上最後一箱子錢。沈謹塵氣得一腳一腳往地上踹,他從來冇有這麼無奈過,朵朵是他的命,如果綁匪真敢亂來的話,沈謹塵會讓他後悔投胎做人。

問題,朵朵現在在哪裡?

“走,咱們跟上,他們把錢搬走,肯定是給綁匪送過去了,這麼多的錢隨便亂放,任何人都不會踏實,綁匪肯定是要第一時間看到錢,並且確定。”江怡墨說道。

沈謹塵點頭,他倆一起跟上,步伐一致,心裡的念頭一致,此時,他倆真的就像是一個人一樣,連背影都那麼好看。

他倆一路尾隨,跟到了第十樁樓,順著樓梯爬了上去。一直爬到了頂樓的天台。地上堆了一地的錢,每個箱子都被打開了。

一個身穿白色短袖的男子正蹲在地上數錢。

“是他嗎?”江怡墨問沈謹塵。

“是。”沈謹塵直接衝了過去。

“喂!”江怡墨冇拉住。

說好的不衝動,怎麼又衝動了?對方明明就是等著沈謹塵找過來呀,這裡也冇有朵朵,看來,又是圈套。江怡墨冇跟上去,而是繼續躲在那兒,先看看情況再說。

沈謹塵剛走過去,便被一群人圍了過來。這些人都是頂級打手,光看自上的肌肉就知道了,而且個個手裡都有東西,沈謹塵赤手空拳的,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。

江怡墨幸好冇有過去,不然,連她一塊兒被抓,到時候就更精彩了。

“朵朵在哪裡。”沈謹塵憤然地瞪著地上數錢的男人。

於帆笑了笑,起身,很得意地站在沈謹塵麵前。

“挺厲害的,這都能找過來,人人都說沈謹塵智商高,確實不是吹出來的。隻不過呢!朵朵並不在這兒,你也看到了,我這裡除了錢就是打手。要不沈少就用你超高的智商猜猜,我可能會把朵朵關在哪裡,嗯?”

於帆狂笑。

五年了,他憋屈了五年,終於可以在沈謹塵麵前放心大笑的笑出聲來,那些壓抑的情緒,他一會兒就會釋放出來。

“於帆,我不想跟你廢話,說——朵朵在哪裡?”沈謹塵很高傲。

不管何時,他總是最驕傲的,因為,隻能他把彆人踩在腳下。

偏偏,於帆就看不慣這樣的沈謹塵,真的很讓人討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