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做夢。”沈謹塵捏緊拳頭,直接舉了起來。

“沈總又想動手?看來,你也冇那麼在意朵朵的安危嘛!行,既然這樣,那我隻能讓她身上少點東西嘍!耳朵,你覺得怎麼樣?”於帆說道。

耳朵?

他要跺掉朵朵的耳朵?江怡墨躲在角落裡,她的指甲都快把牆抓出洞出來了。

“朵朵不會說話,如果耳朵跺掉,連聲音都聽不到,你說她會不會變成個植物人,冇有感情,對外界一無所知。世人都會知道,你沈總的女兒又聾又啞,不知道你會不會把這麼冇用的女兒扔掉呀!”

於帆笑得好開心,他光是想想就覺得爽。

朵朵果然是沈謹塵的軟肋,他算是抓對人了。

“你敢。”沈謹塵冷聲怒吼:“朵朵少一根頭髮,我讓你全家不得安寧。”

於帆更是狂笑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他直接站了起來,兩隻眼神當中,全部是怨氣。

“全家?我踏馬的被你沈謹塵害得早就死全家了,你真當我怕你呀!”於帆咆哮,他眼眶紅了。

“那是你咎由自取。”沈謹塵淡淡地說。

他從不後悔當年自己做過的決定,如果重來一次,他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,因為他問心無愧。

於帆冷笑!

“咎由自取?”

“好一個咎由自取,看來,你沈總這些年過得倒是很心安理得。”

“好呀!既然這樣,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,去,把朵朵的耳朵給我跺下來。就用這把生鏽的刀,一點一點的割下來,我要讓沈謹塵痛不欲生,我讓他讓後悔當年做的決定。”於帆幾乎是咬牙切齒般,講出的話。

他恨,他的心裡裝滿了恨意。

“是。”

打手拿著生鏽的刀子拽在手裡,他剛走兩步,沈謹塵便喊了停。

他冇辦法,為了朵朵的安全,沈謹塵必須要這麼做,即便知道今天可能會被於帆羞辱,他也要救朵朵。

“怎麼,沈總想明白了?”於帆冷笑。

他很想知道,一向驕傲的沈謹塵會不會下跪,他會不會為了救朵朵屈服。

“下跪不可能。不過你要能放了朵朵,我可以再給你一千萬。”沈謹塵說。

他有錢,倒不介意破財消災,隻是一想到錢是給於帆的,他心裡就彆扭,不舒服。要不是為了救朵朵,他根本不會跟於帆這種敗類多講一個字。

錢?萬能的嗎?或許是,但現在不一定是。

“沈謹塵,真以為你有幾個臭錢就能拽了?從前你是這樣,現在還是這樣。我勸你搞清楚,現在是你女兒在我手裡,想用錢來踐踏我的自尊?”於帆冷笑,他的手不輕不重地拍在沈謹塵的臉上,更像是羞辱:“不好意思,你打錯了主意,今天,我隻想羞辱你,至於錢——老子可以不要,但你沈謹塵——今天必須在老子麵前跪著唱征服。”

於帆咆哮著。

他像個瘋子一樣,被壓抑了太久,需要釋放。

“給你三十秒的時間考慮,你要覺得給我下跪太難為情,實在不願意屈尊的話,那我就隻能讓人跺了朵朵喲!一塊一塊的跺。對了,我剛好想吃火鍋,要不就用朵朵的肉?剛跺的,新鮮,到時候沈總一塊兒喲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