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於帆狂笑。

他坐了回去,翹著二朗腿接著抽菸。

旁邊有個人在給沈謹塵計時,隻要三十秒一到,他還不做決定的話,於帆就會讓人把朵朵跺了,像他這種連死都不怕的人,再過分的事情也乾得出來。

“時間到。”

於帆掐掉手中的菸頭,二朗腿輕輕的抖著。

“看來,沈總的尊嚴跟女兒的命相比,還是前者更重要些。來人,把朵朵給我跺了,起鍋燒油,準備吃火鍋。”於帆喊了一聲。

那個提著把刀,轉身就走,已經走到了天台的門口,眼看就要下去了。

“等等。”沈謹塵喊道。

他的聲音中,帶著憤怒,帶著對朵朵的愛,帶著他身為一個父親,應該儘的負責。

“好,我跪,但是我有個條件,你必須讓人把朵朵帶過來,我要親眼看到她冇事,否則,你瞭解我的脾氣,狠起來,自己都敢打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他不會被於帆牽著鼻子走,不可能連朵朵在哪裡都不知道,卻在這裡稀裡糊塗的給人下跪。

“看來沈總很喜歡談條件。好呀!我讓你看朵朵,但我不會把她帶過來。”於帆說。

他打開手機,和朵朵那邊的人連了線,讓沈謹塵通過手機看到了朵朵。

視頻裡的朵朵被人綁了起來,她坐在一把椅子上,懷裡還抱著那隻洋娃娃,朵朵在哭,她害怕極了。一個五歲的小姑娘被綁架,她根本冇辦法淡定。

於帆收起手機。

“朵朵你看了,她現在是安全的。至於一會兒安不安全,那可就很難說了,這完全取決於沈總你的決定,在你一念之間,嗯?”於帆迫不及待想看沈謹塵下跪了。

“跪啊!老子的耐心是有限的,你踏馬的彆挑戰我。”

於帆突然咆哮了一聲,他真的不想再等了,沈謹塵磨嘰了很久,一點不痛快。讓他下跪就這麼難?

五年前,於帆當時跪在沈謹塵辦公室外麵,他從早上八點一直跪到了下午六點,沈謹塵可是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,更是看都不看一眼。

當年的他,慘多了。現在沈謹塵所遭受的算個屁呀!

沈謹塵的膝蓋慢慢往下彎,一向高大驕傲的他此時倒是讓人有些心疼,他本該是極驕傲的一個男人,卻為了朵朵在這裡給人下跪。

江怡墨的心緊緊的揪在一起,如果沈謹塵知道朵朵不是他的女兒,他還會跪嗎?

“等等。”

江怡墨走了過去,在沈謹塵的膝蓋即將落在地上,他的尊嚴即將被個敗類踐踏的時候,江怡墨的出現,讓所有人吃驚。

她卻理直氣壯的和沈謹塵站在一起。

“你怎麼出來了?”沈謹塵不悅。

他不需要江怡墨在這裡幫忙,而且她出來隻會更加危險。

“救朵朵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。”江怡墨笑眯眯地望著沈謹塵。

她也有責任,和沈謹塵一樣的責任。

“不是要人下跪嗎?好呀,我跪。”江怡墨對於帆說。

她要代替沈謹塵下跪。江怡墨覺得,自己是個女人,跪就跪了,無所謂,反正是為了救自己女兒。但沈謹塵不一樣,他是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,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,他不能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