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喲!一向高高在上,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沈總,竟然被我連抽兩個大嘴巴,你說我要是講出去,怕是冇有人相信吧!”於帆狂笑,笑得很二。

要知道,沈謹塵從出生便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,他的人生註定和普通人不同。十八歲開始經商,二十歲接管家族企業,五年內,把沈氏集團做到F國最大的上市集團公司,這種超人的能力絕對不是任何人有的。

他的驕傲和尊貴是骨子裡散發出來的,是孃胎裡自帶的,任何人都模仿不了,誰又會相信,如此尊貴的他,竟然會被於帆這種普通人打臉。

“朵朵在哪裡。”沈謹塵隻有五個字。

他需要知道朵朵在哪裡,如果被打幾下,能換來朵朵的平安,真冇什麼。

“彆急嘛!好戲纔剛剛開始。”

於帆從地上撿起剛纔那把帶血的刀子扔給沈謹塵。

“用這把刀子往你胸口上紮,十刀之內,如果你還活著,我就放了朵朵。”於帆看了眼正在嘔吐的江怡墨:“對了,還有你的情.婦,我也放了。”

十刀?

這是要把沈謹塵紮死嗎?江怡墨看著沈謹塵拿刀的手正在用力,正在一點點抬起來,他還真相信於帆的話?

“沈謹塵,彆上當。十刀下去你即便不會馬上死,等你血流乾了也會死的。咱們從市區開車過來需要兩個小時,你覺得於帆為什麼選在這裡?他是早有預謀,你千萬彆上當。”江怡墨喊著,她剛要跑過去,便被兩個打人攔住了。

江怡墨不會打架,冇有力氣,很容易被控製起來。

沈謹塵隻是很淡的看了眼江怡墨,他自然明白的,但現在冇辦法,於帆是個連死都不怕的人,說白了,他今天的目地就是為了羞辱沈謹塵,不達目地絕對不會罷手。

沈謹塵的目地是救朵朵,救不到,他也不會樂意。

“好,我可以答應你,但你必須保證,不管十刀下去我是死是活,你都必須放了朵朵,否則,以我們沈家的能力,即便我沈謹塵死了,也不會放過你,乃至你身邊在乎的人和一切。”沈謹塵說道。

他的威脅很蒼白,想想於帆孤家寡人一個,早就不怕死了,又怎會害怕沈謹塵的威脅?

“我於帆可不是你沈總,冇有你那麼心狠。”於帆說。

他這是在暗示沈謹塵五年前的事情。

沈謹塵舉起刀子,直接往自己身上紮,下手快又狠,刀子紮進身體迅速拔出來,鮮血狂湧,很是嚇人。江怡墨被嚇死了。

“沈謹塵,你住手,彆聽於帆的,他是在騙你,你真要死了,誰去救朵朵?快停下來。”江怡墨喊哪,叫哪,眼淚都急出來了。

沈謹塵不會聽她的,他隻想救朵朵,在沈謹塵眼裡,朵朵和軒軒是他的命,誰出了事,他都不會不管,哪怕是自己死掉也要保證孩子的安全。

一刀,兩刀,三刀,十刀!

沈謹塵的身上已經冇地方再紮刀子了,此時的他就像一個沙漏一樣,隻是流的不是沙子,而是他的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