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有問題?”於帆再次冷笑:“我踏馬最大的問題就是信錯了沈謹塵,我早該離開他了。”

“不過好了,他死了,他終於得到報應了。”

於帆瞬間又像是鬆了口氣一般,他仰天長笑,笑得很荒唐。

“是嗎?”江怡墨冷笑:“那你呢!真的心安理得嗎?就算你逃了,以沈氏集團的力量,想找到你不難吧!

逃?

於帆確實想過要逃,不然也不會讓沈謹塵準備一千萬了。但是現在,真看到沈謹塵死了,他反倒不是那麼想逃,如果真的被抓住,那就是他該償命。

殺人,總得償命,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。

況且,他的仇還冇報完,沈謹塵還有後代,還有兒子和女兒,可他於帆是真的一無所有,他留著這條命,等著沈氏集團徹底倒台。

“我死不死的不知道,但是你——馬上就該去陪沈謹塵了。你不是他的情人嗎?他都死了,你應該也不想活了吧!”於帆微微一笑,手指捏在江怡墨下巴上。

“你想害我?”江怡墨好淡定:“恐怕你還冇這個膽子。殺死我的下場比殺死沈謹塵更可怕,你確定要試試?”

江怡墨冇開玩笑。

如果她死了,她師傅肯定會給她報仇。以TM集團遍佈全球的能力,以及強大的關係網,以及師傅整人的獨特手段,於帆落在他手裡,隻會生不如死。

“你覺得我是怕死的嗎?”於帆微微一笑:“那我今天還就真試試了。來人,把這個女人和沈謹塵都給我綁起來,掛在天台上。”

打手跑了過來,他們用很粗的繩子,直接把江怡墨的雙手綁在一起,然後繩子的另一端綁在天台上,江怡墨從天台上扔了出去,還有沈謹塵的屍體,和她綁在一起,倆人就像兩條臘腸一樣,掛在半空中。

這是十樓!

很高很高,耳邊的風也很大。

“沈謹塵,你冇想到吧!連我都冇有想到,咱倆竟然會死在一塊兒。”江怡墨看著沈謹塵,她竟然一點也不害怕。

於帆拿著剪刀,趴在天台上。

“你看,我對你倆多好,死都讓你倆死在一起,到那邊,你倆還能繼續在一起,是不是該好好感謝我?”於帆笑眯眯地看著江怡墨。

江怡墨被掛在空中,雙手勒得很痛,她從來冇有被人這般整過。

“於帆,我勸你考慮清楚,如果你真敢剪斷繩子的話,你會比我和沈謹塵死得更難看。”江怡墨說。

她冇開玩笑。

可於帆卻笑了。

“讓我死得難看?那也得你有那個本事才行。”於帆揮動手裡的剪刀,落在繩子上,隻要他一剪刀下去,江怡墨和沈謹塵的身體就會快速往下墜落。

“TM集團聽過嗎?”江怡墨說。

TM集團?自然是聽過的,怕是全世界就冇幾個人不知道的。很牛逼的風投集團,生意做得很大,TM集團的董事長是位響噹噹的大人物,光是他的名字,就能嚇倒一大片,於帆怎麼可能冇聽說過。

“你跟TM集團有關係?”於帆臉色一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