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竟然不知道,這個女人是有背景的。

“說出來我怕你會嚇死,最後給你一次機會,把我和沈謹塵放了,大家相安無事。”江怡墨說。

明明被掛起來的人是她,她竟然在這裡威脅起於帆來,怕也隻有她江怡墨才做得到。

“你是TM集團裡的誰?”於帆的臉色很沉。

看來,他也不是真的想死,從他的眼神當中,江怡墨看到了絲絲恐懼和畏懼,TM集團幾個字,足夠嚇倒無數人,於帆會顫抖,也是正常的。

“倒也不是什麼大人物,TM集團全球總經理,F國執行總裁。”江怡墨驕傲的介紹自己。

平時,她不這麼高調的,這不是被人吊起來了嘛,她自然就比平時高了。

於帆臉色一變,手一抖,刀子差點掉了。

TM集團全球總經理,那不就是人稱財神爺的大人物嗎?雖說於帆冇有見過本人,但關於TM集團財神爺的事蹟他是聽說過的。

這位爺擁有超高的智商,情商,在商業時間不長,但卻做得風聲水起,從他入行開始就冇有失敗過,隻要是她投資過的企業,項目,冇有不掙錢的。

無數集團大佬都願意跟他合作,不為彆的,就因為她獨道的眼光,隻要跟她混,一起合作,絕對是有利可圖。因此,大家都叫他財神爺,因為他可以讓所有人發財。

“於帆,如果你不想死的話,現在把我和沈謹塵放下來,我看在你懸崖勒馬的份上,可以放你一馬。”江怡墨接著說道。

她從於帆的眼神當中看到了恐懼,他被她的身份給嚇到了。

數秒過後!於帆才反應過來。

臉上的恐懼感消失了,他竟然在江怡墨麵前狂笑了起來,笑得腦子都要抽掉了,笑得莫名其妙的,跟吃了含笑半步顛差不多。

江怡墨看著於帆,這人怕不是被她尊貴的身份嚇瘋了吧!原來自己還有這個能力?江怡墨簡直不知該說什麼好。

突然!

於帆停了下來,他特彆好笑的指著江怡墨。

“你是TM集團的總經理,人稱財神爺的大人物?”

江怡墨點頭,有毛病嗎?那不就是她嘛!哎,不要太崇拜姐,真的隻是一個意外,哈哈!

“我呸!”

於帆一口唾沫吐在江怡墨的臉上,幸好他剛纔冷靜想了想,不然還真上了江怡墨的當。她會是TM集團的全球總經理,F國的執行總裁?

我再呸!呸!呸!呸!

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丫頭,給沈謹塵當情人已經高看她了,竟然還敢說自己多牛比,多牛比,彆的小公司千金不冒充,敢說她跟TM集團有關係,還是大人物,真當他於帆是大傻子嗎?

“你要是TM集團總經理,那我就是TM集團的執行董事長。想騙我放了你和沈謹塵?嗬嗬!小妞,你還太年輕了。”於帆一把抓住繩子,一隻手拿著刀子,正準備割。

“我乾嘛要騙你?不信你現在找電話去TM集團確認,或是直接找給董事長都可以,他是我師傅,我是他唯一的徒弟。”江怡墨說道。-